錫林郭勒:遼闊草原綠色暢想

2021年06月07日08:53  來源:內蒙古日報
 

  “錫林郭勒大草原,我心中的綠色……錫林郭勒大草原,大海一樣遼闊……”這是一首膾炙人口的草原歌曲,唱出了多少內蒙古各族兒女對家鄉的贊美之情。

  這也是錫林郭勒草原最真實的寫照。綠色是錫林郭勒草原最亮麗的底色,也是這片遼闊草原最耀眼的名片。

  錫林郭勒是距首都北京最近的大草原,總面積19.2萬平方公裡,是內蒙古草原的主體部分,佔全區可利用草場的26.5%。全盟林地總面積5860萬畝,濕地總面積1892萬畝。

  受氣候變化和人為因素影響,上世紀末錫林郭勒草原生態急劇退化惡化,沙塵暴等自然災害直接威脅到首都乃至整個華北地區。多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錫林郭勒盟牢記習近平總書記把內蒙古建成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的囑托,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切實增強政治站位,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牢固樹立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理念,積極推進體制機制創新,著力實施一系列保護治理措施,探索草原高質量發展新路子,在祖國北疆建起一道碧野千裡、綠草如茵的生態安全屏障。

  制度建設“護航”綠色發展

  1950年,錫林郭勒盟在太仆寺旗寶昌鎮建起了第一個國有苗圃,人工栽下第1棵小樹苗,當年育苗215畝,開啟了在沙化土地植樹造林的歷史。

  71年后的今天,錫林郭勒盟以100萬畝樟子鬆造林、100萬畝沙地榆復壯建設、100萬畝人工灌木柳建設、100萬畝水源涵養林建設、100萬畝低質低效林改造、100萬畝重度沙化區綜合治理6個100萬畝工程為抓手,積極推進林業建設,為祖國北疆增添綠色。

  初夏時節,登上錫盟6個100萬畝工程實施地之一——寶格達山頂眺望遠處,漫山遍野的樟子鬆昂首挺立,別有一番景致。

  “這是我們林場自1958年建場以來,實施的最大一次造林工程。從2012年啟動實施該工程后,用5年時間投資1.82億元,完成人工造林30.89萬畝,等於再造了一個寶格達山。”寶格達山林場負責人滿臉自豪地介紹。

  烏拉蓋河源頭寶格達山生態保護建設工程是錫林郭勒盟扎實推進生態保護重點工程的一個縮影。

  近年來,錫盟充分依托京津風沙源治理工程、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政策等,結合實際,堅持自然修復與工程措施相結合,相繼組織實施了渾善達克和烏珠穆沁兩大沙地綜合治理、水系濕地保護治理、重點區域造林綠化、礦區環境治理等重大生態修復工程,實施自然保護區規范管理三年行動,不斷提升生態系統質量和穩定性。

  2018年以來,每到春季,錫林浩特市巴彥寶拉格蘇木巴音哈日阿圖嘎查牧民斯琴圖便給家裡的1萬多畝草場“放假”,把近700頭隻牲畜圈起來飼養。“我覺得春季休牧政策對保護草場大有益處,此時的牧草剛剛發芽,經不起牛羊們‘折騰’,1個月的休牧能讓草場得到休養生息,還可以防止牲畜春季‘跑青’,有效降低掉膘率。”斯琴圖說。

  春季牧草返青期禁牧、農區禁牧、沙區禁羊等措施的相繼實施,是錫林郭勒盟以制度之力筑牢生態文明之基的生動實踐。僅休牧一項工作,錫林郭勒盟每年為農牧民發放1.68億元的補貼。

  按照“源頭預防、過程控制、損害賠償、責任追究”謀劃設計,錫林郭勒盟先后制定出台《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實施意見》《進一步加強草原保護利用建設促進全盟草原生態持續好轉的實施意見》《禁牧和草畜平衡監督管理辦法》《草原承包經營權流轉管理辦法》等90多個制度性文件,初步形成一套較為完整的制度體系,生態管理逐步邁入規范化軌道。同時,探索實行《領導干部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辦法》《旗縣市(區)黨委書記抓生態建設述職制度》以及約談問責制度,編制完成草原、森林等資源資產負債表,在全區率先建立領導干部生態環境保護任期考核制度,全面落實領導責任,推動林草生態保護建設各項措施落地見效。以生態功能區、敏感區、脆弱區和生物多樣性優先保護區為重點,將盟域面積的62.35%劃入生態保護紅線,實行最嚴格的保護。

  轉變發展方式,向“綠色”要未來

  阿巴嘎旗巴彥德力格爾嘎查牧民巴亞斯古楞於2017年處理了1000多隻羊,從吉林省購進了100多頭優質西門塔爾牛,走上了“減羊增牛”之路。他說:“從事畜牧業生產不但要考慮經濟效益,更重要的是算好生態賬,生態好了,才能持續發展。”

  像巴亞斯古楞一樣,保護好這片綠水青山,為子孫后代留下美麗家園,已經成為錫盟人的共識和自覺行動。

  人人呵護綠色、保護生態,力量匯集起來成就“綠色海洋”。近年來,錫林郭勒盟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指引下,堅決擯棄以犧牲草原生態環境為代價的發展,尋找經濟發展與保護生態的最佳結合點,在產業發展上堅決突出生態優先理念,立志向綠色要GDP,堅決向綠色要未來。

  在推進高質量發展中,錫林郭勒盟引導牧民算生態賬、經濟賬、長遠賬,堅決把天然草原載畜量減下來。

  認真實施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政策,將全盟2.7億畝草場納入政策范圍,劃定草畜平衡區2.2億畝、禁牧區0.5億畝,草畜平衡獎勵每年每畝3元,比第一輪提高1.29元。禁牧補助每年每畝9元,比第一輪提高2.64元,並採取保底封頂的補助辦法, 保底每人每年5000元,較第一輪提高2000元﹔封頂每人每年18000元,較第一輪提高5694元。

  與此同時,切實加強監管,按照禁牧區“零放牧”、平衡區不超載的原則,實行政策落實與補獎資金發放挂鉤機制。配套推進農區禁牧、沙地禁羊及“減羊增牛”等措施,2017年以來連續4年全盟天然草場載畜量出現負增長,載畜量控制在合理承載范圍內。目前,全盟草原植被蓋度較20年前提高了16個百分點,平均蓋度為46.78%,草群結構也趨於優化、草地生產能力明顯提升,平均畝產干草量60公斤,較20年前提高了50%左右,草原沙化退化呈現總體遏制、局部好轉。同時,農牧民收入也持續穩定增加,達到了減畜不減收、增綠不增負,生動詮釋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也真正讓農牧民成為保護生態的參與者和受益者。

  此外,強化打草場保護管理,全面推行輪刈、留茬、留草籽帶等各項保護措施,有效遏制了商業化掠奪性經營﹔建立草牧場流轉服務平台,規范草牧場流轉﹔推進全盟大數據森林草原生態監測監控平台項目建設,著力提高監管效能﹔加強執法監管,通過處罰、約談、追責、移送司法機關和典型案例通報、曝光等手段,開展“常態化”監督檢查和“組合拳式”綜合執法,破壞草原違法行為得到有效遏制。

  統籌推進山水林田湖草沙生命共同體

  盛夏,走進渾善達克沙地,眼前的綠意蔥蘢讓人流連忘返,這片昔日黃沙漫天、威脅京津地區的“大沙盆”,如今變成了生態綠洲。

  20年來,錫林郭勒盟累計治理渾善達克沙地1382萬畝,基本形成沙地南緣長420公裡、寬1至10公裡、橫跨5個旗縣的生態防護體系。

  2000年以來,依托京津風沙源治理、草原生態補獎、小流域治理、退耕還林還草、造林補貼等項目支撐,該盟以“六個百萬畝”工程為抓手,統籌推進重點區域修復治理,累計完成草原建設面積2200萬畝、林業建設面積2010萬畝,全盟流動、半流動沙地面積縮減到710萬畝,較2000年減少1058萬畝。特別是渾善達克沙地流動沙地面積佔沙化土地面積的2%,達到了上世紀60年代比例,森林覆蓋率從上世紀末的10%左右提高到19.8%,最南緣的多倫縣林草綜合植被蓋度,由20年前的30%提高到80%多。

  在生態建設的進程中,錫林郭勒盟牢固樹立“山水林田湖草沙是一個生命共同體”理念,堅持自然修復和工程治理相結合,遵循植被生長規律,因地制宜、分類施策,重點治理重度退化草原區,提前干預中度和輕度退化草原區,以科學的態度修復治理退化沙化草原,草原生態治理成效明顯,草原生態功能全面恢復提升。

  2019年,錫林郭勒盟投入資金1.27億元,啟動實施了退化草原人工種草生態修復治理國家試點及自治區生態修復治理項目80萬畝。堅持綠則存、不綠則退,全面加強礦山地質環境治理,加快推進綠色礦山建設,累計投入資金28.2億元,完成治理面積246.6平方公裡,目前全盟已建成國家和自治區級綠色礦山24家。

  在新一輪機構改革中,錫林郭勒盟進一步理順並強化管理職能,整合職能部門的管理職責,組建了盟林草局,旗縣市也均組建了林草局,在所有蘇木鄉鎮設立草原生態綜合執法中隊,構建起條塊結合、權責明確、保障有力、權威高效的生態環境管理體制,生態實體資源由分部門管理模式轉為生態系統管理模式。

  草原生態保護的成敗,歸根到底取決於經濟結構和經濟發展方式。近年來,錫林郭勒盟始終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自覺把經濟發展與草原生態保護統一起來,把加快調整優化產業結構、推動高質量發展作為保護草原生態的根本舉措,著力構建高質量現代化經濟體系,有效突破“四多四少”難題。

  “今后不再在草原開口子新上礦山開發項目,不再在草原核心區規劃建設風電、光伏項目,統籌推進生態保護和經濟發展,努力從根本上減輕日益趨緊的生態環境承載壓力,促進永續協調發展。”這是錫林郭勒盟向全國人民做出的承諾,更是這片草原綠色發展的決心展現。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以綠色發展為底色的錫林郭勒,在生態文明建設的道路上,越走越順暢、越走越寬廣。(內蒙古日報記者 包金山 巴依斯古楞 帥政 畢力格巴特爾 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記者 呼布琴)

(責編:張雪冬、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