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的雪

王子君

2020年02月03日09:3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今冬呼和浩特雪景如画
  丁根厚摄(人民视觉)

呼和浩特下雪了。

这是呼和浩特21世纪20年代的第一场雪,也是我第一次在这里看见下雪。

窗外的雪花,先是零零散散地飘落下来,像是被微风轻轻刮来的;接着,雪花一朵朵大了,自高空悠悠扬扬地飘忽着往地下落,像是故意要在空中玩耍一会儿。然后,它们落下了,落在早已是雪覆盖着的房屋顶上;再接下来,雪就密集起来,像是从巨大无比的天筛眼中泄漏而下,扑簌簌飘落的速度快极了。

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鹅毛雪花在飞舞了。树梢早就没有了叶子,雪花落在光秃秃的枝干上,也不急于往下抖落,而是静静地卧着,很享受似的,很快,树枝就成了白色的了,直直地朝天扬着,偶尔一两株枝叶尚存的树,那就仿佛是一树树樱花的景致了。这呼市的雪,好像鲁迅的《雪》中描绘的那样呀,“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沙,如粉,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真的就是这样,而且,它们还撒在树上。

我的眼前,莫名放映起了莫奈画中那些温暖柔美的雪景;南极终年的积雪;喜马拉雅闪光的雪顶……放映起了孩提时代和小伙伴们堆雪人打雪仗的欢乐场景……

我回过神来,忽然记起去年夏天来呼市看过的“草原”,它就在城区边上,是一片非常空旷的草地。我飞也似地下楼去,冒着雪花在路边打车,我要去那里看雪景。我想,那里的雪景一定很壮观。

果然,一眼望不到头的草原上,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通过,万物宁静,只有雪花在自由地飞舞。雪花越来越大,且白且黄的草原渐渐变作了雪野。那原先散落在草原上的几座白色蒙古包,此刻成了雪景的点缀。

我凝望着天空和大地。天空中,大雪纷纷地下着;大地上,空旷的雪野在漫无边际地延伸。天空连着大地,雪花连着雪花。入夜,草原一片雪白清新、圣洁无瑕。因为反射着城市的灯光,还显出晶莹剔透、灿亮辉煌的意象,如梦如幻,美轮美奂。

此时,我热泪盈眶。

返回的路上,雪停了。出租车司机见我欣喜,也愉快地谈论起他的感受。他说,呼市这些年雪下得少了许多。他记得小时候,九十月份就开始下雪了,到一二月份的时候,那才叫数九寒天、冰天雪地呢,哪像现在,下一会儿就停了。看人们的穿着,就好像冬天已接近了尾声,好像春天很快就要来到似的。

我问道:“那你喜欢冬天还是春天?”

出租车司机愣了一下,很干脆地说:“当然喜欢春天了!”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0年02月03日第12版

(责编:刘泽、张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