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满洲里(我与一座城)

吕阳明

2020年10月26日09:1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满洲里夜景
  影像中国

  满洲里,这座边境城市,风光旖旎,热闹繁华。尤其是到了夏季,游人熙熙攘攘,达赉湖(呼伦湖的俗称)景区外,常常排起外地车的长龙。

  我的中学,是在满洲里的扎赉诺尔矿区学校念的。那时烟波浩渺的达赉湖,是学校组织野游的首选去处,今年去小河口,明年去拴马庄,毕业聚会去黄金海岸。每次野游回来,老师会让我们写作文,就写达赉湖。我从小喜欢文学。我印象很深的是,自己写达赉湖的作文,还被老师表扬过。

  初中毕业那年,教育局举办作文比赛,要求在规定时间内现场完成命题作文。记得作文比赛题目是“家乡行”,写下自己心目中二十年后家乡的样子。我在文章里写道,二十年后的我,作为一家跨国公司贸易代表团的代表,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满洲里。此时的家乡已经成为一座现代化城市,高楼林立,市井喧嚣。那次作文比赛,我获得一等奖。其实,写那篇作文时我还没有去过满洲里市区。扎赉诺尔矿区距离满洲里市区近二十公里,每天只有一趟摇摇晃晃的大巴车,去一趟满洲里市区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第一次来满洲里市区,是在1988年。那时我已经是高中生了,学校文学社组织我们到满洲里北湖公园游玩。当时的满洲里,城市很小很安静,整个城市只有一个红绿灯,几条不长的街道,一座不大的公园。

  一晃十多年过去。2000年,我调到满洲里市区工作。再到满洲里市区,对比十多年前我写下的作文,除了自己不是跨国公司的代表,其他的描述大多都变成了现实。

  如今,又是二十年过去。满洲里这座城市日新月异地变化着。飞机场通航了,外环路通车了,别具特色的猛犸公园、套娃广场建起来了,满洲里学院也开始招生了。到了夜晚,在城市灯光的映照下,街头景色仿佛童话世界。

  多元文化的交融,深刻地影响着满洲里人的生活。就拿我自己来说,我们一家人出去吃饭,也会争论一番。我在草原牧区长大,喜欢吃蒙餐,媳妇是土生土长的满洲里人,喜欢吃达赉湖全鱼宴,女儿则喜欢吃西餐。满洲里的早餐店里,就有奶茶、列巴、黄油、大米粥、布里亚特包子、奶干、奶皮子,美食让外地人啧啧称奇,而满洲里人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作为一座口岸城市,这里有很多与之相关的故事。一位在满洲里经商多年的同学,曾给我讲过口岸上背包客的故事。这些从外地来满洲里的打工者,特别能吃苦。他们每天背着沉重的货物,在海关排队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口岸尚未二十四小时通关时,有的背包客舍不得住店,就睡在车里,这样既省钱,还能看车。我听了后很感动,也很震撼。原来满洲里这座闻名遐迩的口岸商贸城,正是这些平凡的普通人,用自己勤劳的双手一点点打拼出来的。

  那一刻,我少年时代的文学梦,又重新萌发了。于是,我开始有意识地走到这座城市中去,感受每一个生命的跃动,挖掘动人的故事。我去找开旅馆的朋友,在他旅馆的吧台聊了一整晚,听他讲背包客的故事;我去采访海关和检验检疫系统的老前辈,听他们回忆转运抗美援朝物资时的那些峥嵘岁月;我在通河路老街小市场里,要上几个肉串一杯扎啤,和老板聊聊当年旱獭子街上的往事;我在步行街上和兴致勃勃的外地游客攀谈,听他们谈谈在满洲里的感受和见闻……

  我还查阅了关于满洲里的大量资料,探寻那些湮灭在历史深处的故事。有最早来呼伦湖打冬网的渔民的故事,有像牧歌一样悠扬的草原传说……我把这些素材写到自己的文学作品里。慢慢的,这些故事汇聚起来,我心中的满洲里不再只是口岸、湖泊、草原,不再只有城市风光、异域风情;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物,一桩桩悲欢离合的故事,在我的心中凝结成了另一个更加丰富多彩的满洲里。

  我不停地写,乐此不疲。其实不只是我,还有很多人都在写。我相信,终有一天,满洲里也会像很多地方一样,在文学地理中成为一个脍炙人口的名字。


  《 人民日报 》( 2020年10月26日 20 版)
(责编:张雪冬、刘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