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內蒙古頻道>>盟市>>烏海

大漠湖城 旖旎“江南”

2021年11月03日07:51 | 來源:內蒙古日報
小字號

  迷人的烏海風光。記者 金泉 攝

  你有多久沒去過烏海了?

  或者你從未到過那裡,只是聽說。

  那你真應該去看看。那裡不再是那個曾經因煤聞名的“烏金之海”,不再是那個曾經因大氣污染而備受困擾的工業小城,而今,已華麗轉身成為聞名遐邇的“大漠湖城”“全國第一期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試點城市”。

  在前不久閉幕的烏海市第八次黨代會上,烏海市委書記唐毅的發言為今后五年的經濟社會發展定了調子:著力抓好烏海及周邊地區等重點區域生態環境綜合治理,堅決走好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扎實推進產業轉型和城市轉型,在新征程上奮力譜寫烏海高質量發展、高品質生活、高效能治理新篇章。

  烏海的未來,在生態,在轉型,在治理,而落腳點就是烏海人民對高品質生活的向往和不懈追求。作為首當其沖的傳統資源枯竭型城市,烏海又一次在探索轉型發展的道路上下了一步“先手棋”。

  烏海特色:一個湖改變一座城的氣質

  今年的國慶假期,烏海湖景區熱鬧非凡。

  10月2日,景區船舶駕駛員孟海瑞在烏海湖上來回穿梭了26次,而票務員陸萍在這一天售出了2200張票。

  這些年,烏海湖“來沙漠看海”的旅游名片發往全國各地,帶回了天南地北的游客﹔即將上映的電影《烏海》,又掀起了一波“來烏海看看”的熱潮。

  烏海的魅力為何如此之大?這還要從烏海湖說起,這裡的老人說:“是烏海湖改變了烏海的氣質。”

  的確如此。

  依托烏海湖,烏海抓住機遇,構建起一體化的城市水系,先后建成烏海湖水利風景區、龍游灣濕地公園等一系列工程,水生態體系基本建成,黃河烏海段形成了總面積6.5萬畝濕地。

  烏海多年來改天換地的生態之路步履堅實,源於烏海湖,而支撐它走下去的,卻是“首站首責”承諾。

  烏海是黃河進入內蒙古的第一座城市,也正因如此,烏海的肩上多了一份沉甸甸的重擔。

  面對這份重擔,烏海用責任和擔當繪出一幅黃河流域治理的“生態藍圖”。

  烏海扎實推進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四級河長制全面落實,黃河烏海段水質提升到Ⅱ類,躋身全國首批水生態文明城市﹔烏海堅持以水定綠,建成區綠化覆蓋率達43%,人均公園綠地面積19.5平方米,獲評全國綠化模范城、國家園林城市、自治區節水型城市。

  如果說黃河是母親河,那麼烏海就是她內蒙古段的“長子”,母親交予的責任,重於泰山。

  從烏海湖出發往下游走,在距離烏海湖6公裡的龍游灣國家濕地公園,幾隻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黑鸛在蘆葦叢中悠然停留。

  烏海龍游灣濕地管理局副局長高學平自豪地說:“黑鸛在全國隻有一千多隻,2017年,我們在這裡就監測到了42隻,現在它們已經是這裡的常客了。不只是黑鸛,來濕地歇腳的珍稀鳥類就有108種,國家重點保護動物29種。”

  漫步黃河烏海段沿線,休閑、觀光的人絡繹不絕,金沙碧水、蘆花飛蕩、黃河雁歸的壯美景象隨處可見。

  依托烏海湖,烏海整個黃河流域的生態治理都發生了巨變,烏海的氣質更加與眾不同了。

  大河涌動,是烏海人急於求變的心情。烏海堅決扛起黃河首站首責,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正在探索出一條具有烏海特色的高質量發展之路。

  烏海機遇:“騰籠換鳥”轉型出一片新天地

  產業轉型,是烏海迫在眉睫的選擇。

  在烏海,流行著一種“騰籠換鳥”的說法。

  “籠”就是烏海的營商環境,“鳥”是指產業。“騰籠換鳥”就是指將高污染高排放的企業移出,引進環境友好型企業。

  遵照這一原則,烏海近年來對企業的環保要求日漸收緊,這對當地企業來說無疑是生死考驗。

  誰符合標准,誰就能活下來。

  落戶於海勃灣工業園區的建龍集團賽思普科技有限公司,就是這場大考的佼佼者,這得益於他們自主研發的特殊工藝“CISP”。

  該技術是用新型“氫冶金”代替傳統的“碳冶金”技術。排放指標與傳統高爐流程相比,二氧化硫減少了38%、氮氧化物排放削減了48%,顆粒物減少了89%,二氧化碳排放量大幅降低。

  這還不算什麼,負責人周海川說:“到2022年,二代的CISP全氫冶煉工藝將實現零排放!”

  這個振奮人心的承諾,不僅鼓舞著作為黃河入蒙的首站烏海,更鼓舞著黃河沿岸在轉型路上不斷拼搏的眾多企業。

  首站首責,烏海緊緊抓住產業轉型的機遇,引鳳入巢,讓企業的發展機遇,變為烏海的發展機遇。

  讓礦山披綠,是烏海轉型的又一發力點。

  烏達區的採礦歷史要追溯到清朝時期,這裡遺留問題多,生態環境脆弱。

  “從前,一到辦公室,桌子上就是一層厚厚的灰。”烏達礦區蘇海圖小鐵帽採空區災害綜合治理項目負責人張玉喜在進礦區的路上向記者介紹道。

  走進小鐵帽子採空區,記者卻見到了截然不同的景象。

  腳下,草地植被濃密,高度已沒過腳踝。放眼望去,一座座灰色渣堆被削坡植綠,猶如一個個“綠色蛋糕”拔地而起。

  這樣的變化得益於種植的“科學化”。去年礦區與蒙草集團合作制定了“烏達礦區種植方案”:用混合沙土、粘土和稻殼改善土壤配比,甄選十幾種草籽合理化種植,運用節水技術保障植物生長,這一系列舉措讓這裡的生態環境大為改觀。

  今年,烏達礦區的生態治理又加快了步伐——建立由烏達區黨委、政府領導和企業法人擔任指揮長的“雙長制”制度,發現問題即被當場解決。

  這一次,烏海再次用數字証明著自己的決心。

  完成礦山地質環境治理42平方公裡,建成自治區級綠色礦山13座,入選國家大宗固廢綜合利用基地城市。

  為實現國家提出的“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構想,烏海正吹響高質量發展的號角,以壯士斷腕的勇氣貢獻著自己的力量。

  烏海樣本:一朵“雲”讓一座城共享“智慧大腦”

  在烏海市海勃灣區社會治理中心信息化指揮艙,上萬條信息在平台上滾動著。

  在這裡,有一個“城市大腦”一頭連接著海勃灣區435名網格員,一頭連接著54個直屬部門,隻要網格員將事件上報到海勃灣區社會治理平台移動端,立馬就有相關單位落實解決。

  在這裡,“一屏觀全城、一網管治理”不再是夢想。

  這個“城市大腦”容量巨大,存儲著海勃灣區黨建資源、人房關聯、民生服務、地理信息、網格及視頻監控等數據30多萬條,每一天這些數據都在被更新、被共享。

  “平台讓‘為群眾辦實事’更加快速、集中、高效。”海勃灣區社會治理中心信息化指揮艙負責人謝曉娟介紹,該平台自今年5月運行以來,已採集問題16000余件,其中92%已經得到解決。

  當然,這個線上平台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剩余的問題怎麼辦?請來線下矛盾糾紛調解中心看一看。

  在烏海市海勃灣區社會治理中心,還開設了多個“落地”咨詢窗口,能夠實現糾紛一窗口受理、一攬子調處、全鏈條解決。

  2020年5月20日,是烏海值得驕傲的一天。

  烏海市被中央政法委正式確定為“全國第一期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試點創建地區”,位列自治區8個試點城市第一位。

  這也意味著,烏海市域社會治理已經走在自治區前列。

  烏海市率先建成“烏海市域社會治理3.0+雲平台”,讓全市3個區、20個鎮(街道)、83個村(社區)、289家行政事業單位,共享一片“雲”。

  在烏海,處處被“城市大腦”管理著,處處有“城市大腦”延伸的觸角:12345市民服務“一號通”、智慧防控“千裡眼”、聯動執法“星火工作站”“老奶奶幫幫團”“老書記工作室”……

  民生連著民心,民心是最大的政治。

  烏海正大力實施“互聯網+基層治理”行動,建好建強基層社會治理隊伍,構建網格化管理、精細化服務、信息化支撐、開放共享的基層服務管理平台。

  烏海的誕生之路寫滿傳奇,烏海的轉型之路布滿荊棘,烏海的治理之路充滿希望。

  “半城山水半城綠”的烏海,行而不輟,未來可期。(記者 於海東 徐躍 郝飚 李倩 金泉 劉墨墨)

(責編:張雪冬、劉澤)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