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好兵

2020年03月04日13:13  
 

800里河套平原上有一个有着2400多年农耕历史的小县城,这里的老百姓朴实憨厚,从这里走出去的子弟兵传承了祖先吃苦耐劳、朴实憨厚的优良传统,无论现役,还是转业、退伍,都能坚守初心、牢记使命,发挥部队召之既来,能战必胜的优良作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2020年1月25日,大年初一,五原县退伍军人、民兵付景繁翻阅手机的时候发现一个信息,受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湖北武汉已经封城,全力抗击疫情。这个信息让他想到一个人——县人武部部长王定波。在他的印象中定波部长好像是湖北人。随即他关切地拨通了王部长的电话。

在和部长的聊天中,付景繁了解到了当前疫情的严重程度远甚于新闻文字所表达的内容。部长最后的一句话深深的促动了付景繁。“景繁,作为一个兵,在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能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虽然你退伍了,但你还是一个兵,比如面对当前的形势需要思考能做什么?国家、政府需要我们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呢?”付景繁的自言自语被母亲听到了。

“出去买几个口罩,就是给老妈做贡献了,快去,多买几包回来。”

“好的。”付景繁应声向楼下走去,没想到平时的大众货当下成了紧俏商品,连走三家店一无所获,在第四家才买了一包口罩回来。

1月26日,大年初二,五原县第三次召开防疫工作安排部署会议。会议要求乡镇、社区工作人员结束休假,尽快返岗,党员干部第一时间组织社区居民、村民排查外来人口,各小区、各村设置卡点对进出小区、村的外来人口进行管控。

“我要买口罩。疫情中,当地政府的一线工作人员一定非常缺口罩,我要给政府捐口罩,捐一万只。”付景繁想。

打定主意的付景繁在自己的战友群中发了急购口罩一万只的信息。同时召集自己在县城开武道馆的所有教员,要求大家在自己的战友群中广泛发送急购口罩一万只的信息。

1月27日,付景繁得到回复,河南分公司战友申宏飞的叔叔在河南新乡经营着一家医疗器械厂,主要生产口罩,当时一只医用口罩2元。随后付景繁马上给战友打去了钱款。

2月5日,在一片掌声中,付景繁把1万只口罩捐给了疾控中心,在五原小小的县城立即掀起不小的波澜。

“熊孩子,让你去买口罩,只买了一包回来,要捐,却一下捐一万只。”付景繁的母亲一边是抱怨,一边是自豪。

“妈,一线工作人员比我们更需要,”付景繁说。

2月5日上午,五原县召开疫情防控工作推进会,会议指出:由于管控有力,全县防疫工作基本将外来人口摸排清楚了,然而防疫工作形势依然严峻,工作中还存在物资紧缺等问题,特别是一线工作人员严重缺口罩,会议要求:发改局、卫计局想尽一切办法,动员一切力量为县里奋战在防疫一线的1万余名工作人员保障口罩。

散会后,发改局局长袁培才有点犯愁,现在口罩成了管控商品,全国的口罩厂都在加班加点的生产,还是供不应求,去哪儿买口罩去哪?

“有人捐了一万只口罩?”当得到这一消息后,笼罩在袁培才局长头上的愁云散开了,“谁?马上联系他。”

当天下午,袁培才拨通了付景繁的电话。

付景繁再次和河南的战友联系,申鸿飞告诉付景繁,已经全部限制出售,当地政府派专人督查,所有生产出来的口罩全部征用,统一收购。战友建议去天津和山东菏泽碰碰运气,实在不行再回河南,到时候再想办法。

付景繁有点犯难,和付景繁一起开武道馆的战友李其说,“有老申垫底怕啥?先自己想办法,实在不行再去河南找老申,说成啥也要完成任务。”

2月5日,付景繁和战友李其上路了,先开车到呼市,在到呼市的路上定了到天津的飞机票,2月6日凌晨到达天津,直奔当地最大的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得到的回复是全部限制出售当地政府统一采购然后配发,一只也不对外卖。来不及沮丧的付景繁和李其坐火车到菏泽,然后打车到单县,据申鸿飞说,单县有100多家口罩生产厂家,可以去碰运气。

运气是最不靠谱的东西,付景繁和李其没有碰到好运气,却碰了100多次壁。所有的厂家和天津的情况一样,一只也不卖。

2月6日晚上九点到开封。第二天,两人直奔长源县。长源有200余家口罩生产厂家,付景繁和李其分头一家一家跑,当天在申鸿飞的协调下买了7万只口罩,有收获,付景繁和李其大为振奋,由于担心厂家变卦,谈妥一家就直接付钱拉走,受疫情影响,长源所有的饭店和宾馆都不营业,当天晚上付景繁和李其只好就着矿泉水嚼着方便面,露宿街头,人来人往看着两个年轻的小伙子守着十几箱口罩,有不少同样来采购口罩的外地商人试探性的询问。

“卖吗?你多少钱买的?”

“一只也不卖,这是给一线工作人员采购的,一只也不能卖。”付景繁耐心地向大家解释。

第二天,付景繁让李其看好打包好的口罩,自己又一头扎进口罩厂,当天下午10万只口罩采购完毕。付景繁和李其收起五原县政府出具的采购证明,包车把十八箱口罩拉到安阳,凌晨1点坐上了从安阳到石家庄的火车。上车后,疲惫的付景繁和李其守着口罩睡着了。刚才在站台上的一幕在梦中出现。

付景繁和李其在安阳火车站和工作人员搬运口罩

两个民兵拉着18箱口罩上了空旷的站台,一箱一箱地往车上搬,马上就要到点开车了,列车长、列车员和餐厅服务员,一起动手,总算在开车铃响的前一刻把口罩搬完了。

“感谢,”说着付景繁和李其同时向在场的所有气喘吁吁的列车员和服务员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小伙子,你们辛苦了,比起你们来,我们不算什么,”列车长说。

9日早上六点,火车到达石家庄的前一刻,付景繁给武装部长王定波发了一条微信。

“报告首长,任务完成。”

“好样的!”

火车站,县发改局副局长张海军带队负责接应。由于车辆装了口罩后再坐不下多余的人,在搬完最后一箱口罩后,景繁和李其坐火车到北京,然后转飞机到呼市,9日晚上11点半,5天6夜马不停蹄,横跨五个省区为五原县购买口罩10万只,捐赠口罩10000只的民兵付景繁、李其,在五原封城前一刻开车回到了五原。此时,张海军副局长押运的口罩过了内蒙古包头市,即将到达五原县……

为了不给家人带来风险,付景繁和战友李其回来后第一件事直奔跆拳道馆,自觉地居家隔离14天。

2月11日,县人武部长王定波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县委常委、政府副县长李晓东,一个是发改局局长袁培才。“感谢你手底下的这两个兵,真是两个好兵。”

“好样的,是个好兵。”县人武部部长王定波的一句鼓励的话胜过前言万语言。

“以后我们可有骄傲的资本了,在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有钱买不到口罩的时候,躺在十万只口罩上睡觉是件多么幸福的事。”2月22日,隔离期结束后,付景繁开心地说。

疫情肆虐以来,五原县民兵,退伍不褪色,在防疫工作中,纷纷走上一线卡点值勤,防疫消毒,搬运物资……几乎处处可以看到身着迷彩的民兵们。隔离期结束后的付景繁和李其第一时间返回防疫一线,继续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地奉献着。(高银、祁冬)

(责编:刘泽、张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