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苏浪子湖的晨雾

范春蓉

2019年11月11日09:0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乌苏浪子湖。来自网络

当阿尔山的天空还是一片漆黑的时候,我们的车子已驶向乌苏浪子湖,从入住的天池镇开车过去只需几分钟。就在昨天,那个阳光明艳的早上,我们错过了这个火山堰塞湖湖面上最美的晨雾,为了不让自己留下遗憾,我们将出门的时间提早三个小时。北方深秋的日夜温差极大,我们将所带最厚的衣物都穿在身上仍瑟瑟发抖,天在我们行驶中微亮起来。

“起雾了。”车子拐过一个弯,司机兼导游小杨叫了起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不远处山谷的一团雾,很迷你的一团,浓得化不开。但车子稍往前开点,雾就看不到了,显然这并不是最佳的观景点。“再到前面看看吧。”小杨不死心地踩下油门,我们听从这个有十多年户外经验的老驴友指挥。

来到昨天观景台,已有几位资深的摄影师摆着三角架找角度。还记得昨天是八点钟到乌苏浪子湖的,那时阳光明艳,将岸边的白桦树和落叶松照得金黄一片,而湖水是如此的宁静,倒映着湛蓝的天空,水天一色。此刻看到的又是一番景象,月亮悬挂在天际,月亮下的白桦树笔直伫立,仿佛一夜之间,深秋的寒意无情地送走了树叶,白桦树孤寂地举着臂膀,目送每一次的月落日出。白桦树的脚下是一大片的沼泽地,地没有想像中那么潮湿与泥泞,及膝的野草枯败且狂野,它们往乌苏浪子河的方向生长,一直长到水里面。

晨雾初起,只见缕缕洁白的雾霭从山谷里飘了过来,雾没有快速的散去,它们凝聚在湖面上,像一团洁白的云。气温好像越来越低了,朋友被冷风冻得手脚发抖,在草地上跑来跑去,小杨用手机拍了几张照也躲进车里不愿出来了。摄影师却越来越多,他们追着晨雾跑来跑去,一点也感觉不到寒意,他们让我明白专注某一领域的人有着不一样的温度,可以抵御一切寒冷。雾飘过来又飘过去,这里的雾比我所在的南方城市的雾来得诗意一些,薄薄的,一缕接一缕,像从湖面升腾起来的水气,将对岸的山色遮挡得朦朦胧胧。草在风中摇曳,雾从草尖飘过,烟一般的轻柔。

天好像又亮了一些,雾似乎更浓郁了,它们大批的从东边的山谷飘了过来。很多人都转移了机位,往东边的草地上速迅地移动,我的朋友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直到她在远处呼唤我,我才往她的方向赶去。东边的草地上已站满了人,我站上一个空隙处,才发现这里是拍日出的最佳地,此时东方的山谷微露着红光,太阳的光芒已将周边的云朵照亮,云朵泼墨一般在乌苏浪子湖上空。雾在升腾,穿过落叶松与云朵交织在一起。但是,云层太厚了,太阳只是微微地露了一下脸就消失了,雾还没有散去,像条玉带悬浮在湖面上,让整个山谷变得神秘而美丽。

天已大亮了,雾消散了些许,而人们却不愿轻易地离去。也许还会再来,在同样的地方看同样的风景——我知道乌苏浪子湖会常常晨雾撩绕,它只给有缘人惊喜与感动,而我们这些旅人都是抱着侥幸的心而来。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9年11月11日第12版

(责编:刘泽、张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