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内蒙古

转型发展蹚新路

2019年08月06日07:5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呼和浩特一景。人民视觉

位于鄂尔多斯的家用轿车生产线。资料图片

市民在呼和浩特玉泉区大数据应用产业基地体验VR眼镜。丁根厚摄(人民视觉)

二连浩特口岸中欧班列正在机械区进行换装作业。郭鹏杰摄(人民视觉)

国家能源集团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厂区。新华社记者 刘 磊摄

内蒙古是个聚宝盆,集大草原、大森林、大沙漠、大矿产于一体,资源丰富多样,很多资源储量位居全国前列。

近年来,内蒙古自治区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狠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努力探索出一条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挖煤卖煤、挖土(稀土)卖土的粗放型资源开发模式逐步转变,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入实施,新能源、新材料、大数据云计算等产业蓬勃发展,多元发展、多极支撑的现代产业体系加快构建。

从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神东补连塔煤矿出发,驱车十几分钟,就来到国家能源集团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加油站。这条短短10多公里的公路,一头连着目前世界上单井生产能力最大的井工煤矿,一头连着世界首座百万吨煤制油装置加油站。从乌黑的煤炭到纯净的车用成品油,技术的变革,让煤炭利用实现质的飞跃。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能源资源丰富闻名的内蒙古自治区,下决心减少传统发展路径的依赖,产业发展不只盯着“羊煤土气”,大力培育新产业、新动能、新增长极,加快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着力形成传统产业新型化、新兴产业规模化、支柱产业多元化的现代产业新体系。

传统产业蝶变

同样的煤进入生产线,上演截然不同的“变身戏法”——在国能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煤变成清澈的柴油、石脑油;在中天合创化工分公司,煤变成无色无味的聚丙烯;在汇能煤化工公司,煤化为无色无味无毒的液化天然气……

为延长煤炭产业链,实现煤的“质变”,内蒙古增加科技投入,聚焦产业发展需求,构建开放、协同、高效的技术研发平台,健全需求为导向、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一体化创新机制,一批科技成果转化为被市场接纳的真金白银。目前,内蒙古现代煤化工产业集群在全国位列前茅。

在包钢,加入稀土元素的重钢轨疲劳寿命提高30%以上,轴承钢的使用寿命提高一倍以上,模具钢的夹杂物控制水平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原本渐受冷落的产品如今受市场热捧,老钢厂重焕活力。

内蒙古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鼓励煤炭、电力、化工、冶金企业实施战略重组,进一步提高煤炭清洁利用水平,加快建设电力外送煤电基地;大力发展精细化工,延伸钢铁、有色金属产业链,提高资源转化率和产品附加值;积极推进“互联网+制造”,激发传统装备制造业活力;实施传统产业绿色化改造,鼓励企业清洁生产,发展循环经济……

截至今年初,内蒙古提前完成“十三五”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任务。2018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1%,资产负债率下降0.7个百分点,煤炭转化率达38.4%。

新兴产业提速

在中科院包头稀土研发中心,新型环保稀土釉陶瓷经高温烧制,形成雪花、彩虹、樱花、满天星、冰裂等釉变效果,色彩艳丽的陶瓷茶盏熠熠生辉,让人爱不释手。中科院包头稀土研发中心主任池建义介绍,陶瓷使用的是稀土硫化物着色剂,不仅颜色光鲜艳丽,而且无毒无害、久不褪色。

“这项技术已被列入《国家鼓励发展的有毒有害原料产品替代品名录》,是我国稀土高附加值应用领域的重大突破。”池建义介绍,经过多年努力,内蒙古已初步形成稀土永磁、抛光、储氢、合金、催化等5条产业链。

为推动新兴产业高质量发展,内蒙古建设自治区蒙药中药、生物医药、石墨(烯)新材料制造创新中心。发展数字经济,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一批叫得响、立得住的新兴产业企业纷纷涌现,为自治区经济发展增添新的活力。

盛夏季节,去年开工的新奥石墨烯项目一期工程在达拉特旗加紧建设。项目总投资20亿元,计划于2022年建成,建成后可实现连续、绿色、低成本的规模化生产,并将逐步形成完整的石墨烯上下游产业链。“我们通过打造集石墨烯生产、应用研发等为一体的石墨烯高新技术产业园,最终建成在国内乃至国际具有一定综合影响力的自治区级高新材料产业基地。”总经理李金说。

如今,内蒙古新兴产业规模日益壮大。电子信息、清洁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制造……去年,全区高新技术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7.1%。同时,现代物流、电商等服务业也蓬勃发展,三产增加值比重、增长贡献率“双过半”。按照规划,到“十三五”末期,内蒙古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将达到10%。

营商环境优化

7月下旬,中蒙边境满都拉口岸,包头盈通国际贸易公司的5货车铁矿石正在入关,货车司机刷一下通关卡,关口栏杆自动抬起,不到两分钟即顺利通关。“过去通关需要10多分钟、检验检疫10天,施行‘先放后验’模式改革后,只需将进口货物提前申报,2分钟通关、当日放行,一年能节省运费、仓储费用近400万元。”公司总经理张鑫笑道。

“去年8月我们将进口铁矿石检验监管模式作为试点,由‘先检测后验放’调整为‘先验放后检测’,即在货物抵港后第一时间现场查验和重量鉴定,现场查验未发现安全环保项目不合格的,及时发送放行指令,做到即卸即验、卸毕即放,放行后再进行实验室检测。”呼和浩特海关综合业务处副处长刘世元介绍。

为优化营商环境,内蒙古进一步简政放权,推动“放管服”改革。“现在企业全部审批事项均由‘一个窗口’受理,实现了网上申请、网上办理,让数据多跑路、企业少跑腿。”刘世元说。

内蒙古自治区2018年12月印发《关于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目前,《若干措施》中减税降费政策已全部落地,今年一季度免征企业所得税5461万元。”自治区发改委产业处处长赵标林表示,“企业用能成本、物流成本及用工成本均实现下降,蒙西、蒙东电网一般工商业用电价格分别下降15%、11%。”

内蒙古重点企业资金流动性困境有所纾解,融资担保体系不断完善、信贷总量有所扩大。截至4月底,内蒙古民营企业贷款余额达5100多亿元,较年初增加近132亿元。

“未来内蒙古还将持续推进营造公平竞争环境、完善政策执行方式、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等,为企业提供优质服务,为经济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赵标林表示。

(本报记者  吴勇、张枨)

版式设计:沈亦伶

《 人民日报 》( 2019年08月06日 11 版)

(责编:刘泽、张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