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生态饭 做牛文章 念文旅经

——科右中旗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纪实(上)

2019年05月20日09:49  来源:内蒙古日报
 

又是一年芳草绿,春风十里杏花香。5月的科尔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万亩西伯利亚山杏花悄然绽放,如云似霞。一片片、一团团、一簇簇绽蕾吐苞的、昂首怒放的杏花美丽、张扬、妩媚、诱人。

这里是内蒙古自治区蒙古族人口比例最高的旗县,几千年游牧生活的记忆深深烙印在这片土地上。面对“生态保护”和“脱贫攻坚”的双重压力,在留住绿水青山的同时如何带动群众脱贫?

近年来,科右中旗结合旗情实际,先后出台“禁牧、禁垦、禁伐”等一系列保护环境的政策措施,坚持保护与建设并重,实现了生态保护和扶贫脱贫一个战场、两场战役的双赢,农牧民在享受“树绿草青生态好”的同时,吃上了“生态饭”,做起了“牛文章”,念起“文旅经”,端上了“金饭碗”。目前,该旗贫困人口由2015年的8465户、22305人,减至553户、1449人,贫困发生率降至0.8%。

植绿护绿 描绘发展生态底色

每逢春秋时节,风沙漫天,白昼变黑夜,风沙能把房屋盖住,这是巴彦淖尔苏木白音塔拉嘎查几年前的景象。

而如今嘎查周边流动的沙地里却隐隐出现绿意,上个月刚刚种下的2000亩柠条苗,已经抽出了绿芽。

在科右中旗南部的好腰苏木镇、巴彦茫哈苏木、巴彦淖尔苏木(简称“南三苏木”)是当地沙化最为严重的集中连片区,沙化土地面积占到了全旗沙化面积37.5%,生态极其脆弱。

地上不长草,牛羊吃不饱,严酷的生态环境造成了当地的极度贫困,贫困又加剧了生态的恶化。多年来,植树造林一直是科右中旗人用心最多、投入最多的一项工程。

去年,在中宣部的大力支持和推动下,“蚂蚁森林”防沙治沙项目落户科右中旗,项目覆盖了科右中旗的7个苏木镇和3个国有林场。经过平整土地、打井等前期工作后,今年4月完成了3万亩的柠条、沙棘栽植。

多年的围封、飞播造林,“南三苏木”沙化面积正在不断缩减,成片的荆棘、杨柴、沙蒿迎风挺立、交相混杂,共同织就绿色的绸缎,装扮着这片曾是黄沙的土地。

“在巴彦塔拉管护站范围之内,生长着西伯利亚山杏、蒙古黄榆、家榆等多种植物,阵阵清香沁入心脾,让游客陶醉于花的海洋,这里成为了周边百姓‘五一’踏青赏花的好去处。”保护区管理局科研监测科科长杨福生介绍说,科尔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4500公顷的西伯利亚山杏天然次生林和坨甸相间的草甸草原构成了科尔沁疏林草原独特的原始景观和风貌。

科右中旗拥有一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三个自治区级自然保护区。多年来,科右中旗不断加强自然保护区监管,坚决杜绝在保护区内进行各种资源开发。值得一提的是,以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为切入点,科右中旗对突出环境问题进行整治,完成了自然保护区内废弃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任务,蒙格罕山自然保护区内20多家工矿企业全面退出。

“我们计划利用三年时间,以生态恢复为突破口,通过实施防沙治沙、保水固土、退耕还林还草等生态恢复项目建设,提升生态系统修复功能,使‘南三苏木’整体植被率覆盖沙化地区的30%,为建成较为稳定的生态安全屏障奠定基础。”科右中旗副旗长邹小舟说。

牢固树立生态红线意识,坚持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全力推进“三禁”工作常态化,从2016年开始,科右中旗植被恢复明显,沙地面积逐年缩小,已由611万亩减少到70万亩,草原综合植被盖度提高到63%,森林覆盖率提高到17.64%。

渐次繁茂起来的林木,漫山遍野的优质牧草,不仅有效改善了生态环境,也为科右中旗绿色产业的兴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绿富同兴 生态经济效益“共赢”

位于好腰苏木的好林新能源生物质开发公司内,工人们正在紧张地忙碌着。公司负责人青格勒图热情地带着记者参观了柠条颗粒生产线,只见工人们用切碎机将柠条切成段,再放入揉丝机内,随着机器的轰轰声,杂乱的柠条变成了细柔的黄色草丝,再经揉碎加工成草粉,最终被压缩成了细圆柱形的颗粒。

“整个南三地区的柠条资源非常丰富,我们按照一亩地20元的价格从百姓手中回收,去年收购了15000亩。”青格勒图说,按照公司的加工能力,这里一天可以生产20吨柠条颗粒。

满山满坡的柠条,在悄无声息地发挥蓄水保土、防风固沙、净化空气、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生态作用的同时,也为当地百姓提供了一条新的收入来源。作为畜牧养殖大旗,柠条加工项目给科右中旗养殖户开辟了饲料新来源,解决了饲料短缺问题。

“一吨燃料我们可以卖到950元,饲料可以卖到1300元,去年我们卖出了3000多吨柠条颗粒。”青格勒图笑着说,柠条加工作为燃料燃值高,作为饲料适口性好,生产成本低,深受农牧民喜爱,他们的产品供不应求。

在哈日道卜嘎查,书记白金泉带领嘎查村民利用起当地特有的沙地资源,在开始尝试种植水稻。

“科右中旗早晚10度以上的大温差,加上草原干净的空气和水源,让我们哈日道卜的稻米完全达到绿色有机标准,一年一季的种植茬口,也让这‘草原沙米’的口感不亚于东北任何地区的大米,非常的香甜。”白金泉说,生产大米的基地无污染,空气、水分、土壤等自然环境标准非常高,这是他们大米最好的“卖点”。

白金泉的绿色有机水稻,虽然长在草原深处中,但好米并不愁“嫁”。凭借“今日头条”与“抖音”平台,去年大米上线仅一个月,销售量就突破45万斤。

翻看着手机“今日头条”客户端的白金泉难掩笑容,他点开显示着“已售”数量的页面兴奋地说:“这个就是我们嘎查大米的销量,我没事就翻看翻看,多卖出去一笔我心里就高兴一分!”

畅通的销售渠道、日渐被认可的品牌,白金泉心里这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今年嘎查合作社已有300万元的进账,相较以往翻了三番!

从养在深闺人未识到飘香万里美名扬,哈日道卜沙地有机大米创造出令人欣喜的销售记录背后,白金泉卖的是科右中旗的好生态。

草原增绿、牧业增强、牧民增收,是科右中旗生态可持续发展的方向和目标。为确保禁牧后畜牧业不萎缩,农牧民收入不减少,科右中旗以改善生态环境、促进群众增收为目标,推进生态建设由生态效益主导型向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兼顾型转变。

做牛文章 传统养殖提档升级

眼下正是养殖生产的高峰时节,对于养羊户来说,最忙的可能就是要每天在羊圈里面接生和照顾小羊羔了。而代钦塔拉苏木忙来嘎查的额尔敦宝力高和老伴儿白莲花却说,这是他们搞养殖30年来放松的一个春天。

“过去养羊,每到这个时候白天黑夜不得闲,有时候一天要接20来个羔,一天三顿饭都没时间吃,我和老伴换着班休息,晚上累得趴下就睡着。”在白莲花的印象中每年的春天都只有一个字,忙!而现在她却有时间天天去跳广场舞。

原来从2016年开始,科右中旗延长了禁牧时间,从之前的3个月改为了禁牧6个月,每年的4月15日到10月15日期间不允许放牧,同时,采取了退耕还林、退牧还草、划区轮牧、封山禁牧等一系列更加严格的环境保护措施。

面对日益严格的“三禁”政策,科右中旗农牧民迎来了一场变革。一面是环境保护一面又是经济效益,在生态优先的大环境下,越来越多的养殖户已经走上了转型之路。

去年夏天,在学习了别人的经验后,额尔敦宝力高夫妻决定告别传统的养殖方式,把家中的600多只羊全都卖掉,换了60头牛回来。

“养牛可轻松多了,劳动强度没有养羊大。过去雇羊倌一年55000元的费用,草料每年也得5万多,这些钱都不用花了。”额尔敦宝力高给我们仔细地算着账,他说家里还种了300亩草场,生产的草料刚好可以满足100多只牛在禁牧期的饲料,春季再也不用去到200公里外购买草料了,一年算下来养牛能比过去多挣2万元。

对于养羊户来说,养殖的转型升级,放牧改圈养,进行规模养殖,不仅收入较之前几年略有增加,生产生活环境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随着禁牧补贴的发放、农机设备补贴的增加,以及开办的养殖提高班,当地政府正在通过多种方式来帮助牧民把千百年来的传统经营模式转变到寻求经济效益、有效保护生态的可持续发展道路上来。

“要做到大规模禁牧而使农牧民不减收,金融信贷、科技推广、卫生防疫、市场开发等诸多服务保障都要跟得上。”科右中旗农牧和科技局副局长包玉亭表示,一系列政策支持,让养殖户“不心慌”,推动了全旗畜牧业向高产、优质、高效上转变。

走进科右中旗百利舸扶贫产业园区肉牛育肥基地,铲车、水泥搅拌机、大挂车来回穿梭,工人砌墙、搬砖、拉线忙个不停,肉牛育肥基地场地平整和棚圈建设正紧锣密鼓地推进中。

2018年,中宣部立足科右中旗肉牛存栏和草原资源优势,提出延伸肉牛产业链条、鼓励群众养牛脱贫的扶贫新路子。通过与山东省阳信县对接,引进了山东省阳信鸿安集团广富畜产品有限公司和阳信亿利源清真肉类有限公司两家国内知名肉牛龙头企业。

从阳信县前来挂职的科右中旗副旗长马文健介绍说,两家企业计划依托中旗良好的生态环境、广阔的土地空间、丰富的农牧业资源,实施建设养殖基地、交易市场,屠宰加工生产线等项目,从而提高肉牛产业发展水平,促进农牧民持续增收致富。

紧紧扭住“吃生态饭,做牛文章”的战略定位,科右中旗制定了肉牛产业种养加一体化项目规划,争取三年内实现年交易量达100万头目标,使科右中旗农牧民所养的肉牛实现直接本地销售,减少中间倒卖环节,增加农牧民养殖效益。

“带动辐射全旗的三个养殖基地已经全部动工建设,8月份即将投产,三个基地将养殖肉牛2万头以上,通过统一品种、统一饲料、统一养殖方式、统一回收的方式带动当地百姓,确保一头牛增收1500元以上。”马文健说,他们将在科右中旗全面建成从土地流转“粮改饲”种植—母牛繁育—肉牛标准化养殖—屠宰精细加工—产品冷链物流配送—粪污资源化利用的现代肉牛产业发展链条,引导百姓通过肉牛养殖、粮改饲玉米种植实现脱贫增收,探索总结一条农牧区融合发展现代肉牛产业新模式。

云淡天高,碧草映蓝天,一幅幅恢复草原生态、保护中发展的情景如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正徐徐展开,科右中旗正在让这里的草原更绿、牛羊更壮、百姓更富裕。(记者 赵元君 胡日查 高敏娜)

(责编:刘泽、张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