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羊粪“变形记”

2019年05月05日09:08  来源:内蒙古日报
 

  “牛粪可以烧,羊粪可以当肥料。”说起牛羊粪能干什么?相信很多人的理解都是仅此而已。

  今天,记者要给您讲述的是牛羊粪从废弃物变为商品,并且大受消费者青睐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锡林郭勒草原上几位创业达人……

  有机肥料远销福建省

  “目前,我公司产品最远销售到福建省一家种茶农场。据反馈,效果很好。”内蒙古诺民塔拉资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创始人占布拉自豪地说。

  占布拉是西乌旗巴彦花镇查干宝格图嘎查牧民。2014年,他敏锐地察觉到商机,创办了以牛羊粪为原料的有机肥料加工厂,通过精心经营,生产规模越来越大。2018年,占布拉联合6名牧民合作投入400万元扩建了厂房。

  如今,公司标准化生产车间厂房占地1700平方米,形成加工、包装、运输、销售为一体的生产链,并与周边嘎查12名牧民签订长期的购销合同,覆盖了周围18个嘎查的牧户。公司员工苏德毕力格说,不仅在自家门前实现了就业,每个月还能挣4500元工资。

  公司成立以来,不断拓宽产业链和扩大生产规模,把以牛羊粪为原料的有机肥料卖到了北京、福建等地,公司年产量达到20万吨,纯收入达到了200多万元。

  近年来,公司的产品知名度越来越高,以绿色、有机为品牌的肥料供不应求,有效带动了牧民增收。占布拉说,今后,要加大研发力度,制作出更多精细的有机肥料,开拓更广阔的市场。

  牛羊粪变为精美工艺品

  无论想象力多么丰富,相信您也不会把粪便和工艺品联系到一起。

  在锡林郭勒草原,却有这么一位异想天开的牧民,用牲畜粪便创作出精美的工艺品,并且还获得了国家专利。他叫额尔登红格尔,是苏尼特左旗满都拉图镇达日罕锡力嘎查的牧民。2017年11月,他的五畜粪手工艺被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专利权,获得了《外观设计专利证书》。

  5月2日,记者来到额尔登红格尔家时,有几位顾客正在挑选手工艺品,在选好自己心仪的样品后,开始跟额尔登红格尔商量定做的事宜。

  顾客乌云格日勒手里拿着一件做工精美的鼻烟壶说:“要不是亲眼所见,真是不敢相信牲畜粪便能够做出这么精美的工艺品,真是太厉害了。”

  额尔登红格尔制作的五畜粪工艺品所需的原材料是马、骆驼、牛、绵羊、山羊的粪便,经过打磨等一系列工序,精心制作而成。他制作的工艺品主要以图拉嘎、鼻烟壶、祭祀筒等民族手工艺品和日常生活用品为主。自获得专利以来,他的订单从未断过。据粗略估计,额尔登红格尔制作工艺品年收入达到了3万元。

  如今,很多顾客慕名而来找他购买、定做工艺品。有了增收渠道,额尔登红格尔也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我认为作为一名新时代的牧区青年,除了科学养畜,更应该在延伸产业链上下功夫。下一步,我准备在旗里开一家手工艺品店,创作出更多精品,让草原畜牧业的附加值得以提高。”

  生物燃料温暖千家万户

  西乌珠穆沁旗巴彦呼舒苏木柴达木嘎查牧民阿拉腾仓家有300多只羊,一年能产生近300立方米粪便,他以每立方米30块钱的价格,全部卖给了崔树清。阿拉腾仓说,不仅1年能挣9000元,还减少了环境污染,对于我来说,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从牧民家收购回来的牛羊粪便经过昊鑫生物质环保颗粒加工有限公司生产线的筛选、粉碎、烘干、配置等多道工序之后,变成了热值很高的生物质燃料颗粒,1吨能卖到600到800元。

  公司总经理崔树清介绍说,公司生产的6毫米左右颗粒燃料的热值能达到3800卡,30毫米左右颗粒的热值能达到3500卡。

  创业初的崔树清花了30多万元自主研发了用牛羊粪制作燃料,又东拼西凑了近500万元建厂,于2018年正式投产。因为生物质颗粒与市面上普通煤的热值和价钱差不多,但更环保,所以一直供不应求。

  生物质颗粒燃料的忠实用户牧民乌仁其木格说,用起来特别干净,火势还很旺,感觉比烧煤要好很多。

  “内蒙古1年产生的牛羊粪便大概在9000万立方米,相当于100个水立方的体积。这些粪便如果处理不当,是重要污染源,如果利用好,反而是一个大宝库。”崔树清说,今年要扩建厂房,把生物质燃料的产能从现在的1年2万吨增加到7万吨。

  在刚刚过去的4月份,崔树清的公司还和中科院签订合作协议,对方负责技术升级,把生物质颗粒的热值提高1500到2000大卡。

  “当下,国家大力提倡生态文明建设,守护绿水青山,是我们每个人应尽的责任。今后,我们企业将致力于绿色无污染的生物质燃料的推广,努力减少污染,把草原家乡建设得更加亮丽。”(巴依斯古楞)

(责编:张雪冬、刘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