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前的选择

2019年04月10日09:34  来源:国家移民管理局
 

 

 

永前把女儿的骨灰

洒在了家乡的东大河

没有人问过他为何这样选择

他的眼泪

如这凌冽的河水

 

——题记

 

 

故事要从20年前说起

 

1989年3月,18岁的蒙古族青年赵永前穿上了绿军装。

 

那时他还只会写蒙古文、说蒙古语。为了学好汉语,赵永前有一段时间每天只睡5个钟头,把报纸上的字一个个抄下来,查字典学习。

 

 

初入伍时的赵永前

 

1993年,赵永前到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下辖的勿布林边防派出所工作。在一次走访中,他看到家住索伦镇的林场职工陈来柱家庭困难,第二天就送来200元钱。

 

此后的20多年间,小到一袋米、一口锅,大到陈来柱的医保缴费,赵永前对陈来柱家的帮助始终没断过。

 

“一次他来给我送钱,我让他坐炕上,一脱鞋才发现,他袜子还是破的。”说起当年的往事,陈来柱说,“我以前以为他家里有钱,后来才知道他也是普通家庭。”

 

2018年,得知赵永前还在上中学的女儿身患绝症,赵永前的家庭经济紧张后,陈来柱多方筹措了些钱,请求赵永前一定要收下。

 

除了陈来柱家庭,赵永前还从90年代开始救助贫困牧民阿拉坦布和的两个女儿上大学,如果不是这次采访,很多人都不知道。

 

 

 

 

▲向右滑动——赵永前给阿拉坦布和女儿上大学的钱,一部分被布和记录在账本上。

 

 

“别看老赵有一颗柔软的心,但工作作风很硬。”与赵永前共事过6年的“老搭档”、原勿布林边防派出所所长扎木苏回忆:他任所长期间,赵永前是指导员。一次,两人临时接到一起绑架案报警,歹徒躲进一个废弃土房中叫嚣,“谁敢进来就打死谁!”

 

在追捕歹徒过程中,两人与上级失去联系,不能轻易开枪。与歹徒僵持了一夜后,赵永前担心人质受到伤害,就对扎木苏说:“老哥,他如果敢袭击我,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开枪了!”

 

说完,赵永前便冲了进去,最终将歹徒拿下,确保了人质安全。

 

凭着过硬的成绩,赵永前所在的勿布林边防派出所屡受表彰,成为全区先进派出所。

 

2013年,赵永前告别工作了22年的兴安盟,被调到离家1000多公里的锡林郭勒盟边防支队当政委,从此和家人两地分居。

 

第二年,他的女儿被诊断患有恶性淋巴脉管肉瘤,这种病治愈率很低。

 

随后,妻子在北京陪床,4岁的小儿子让老家已70多岁的父母照看。

 

赵永前一边工作,一边抽空去北京帮女儿寻医问药。在女儿患病后短短两个月内,他的头发变白了。

 

4年多的艰苦治疗没有带来好运。2018年元旦,赵永前的女儿高烧不退陷入昏迷。正在下乡途中的赵永前,连夜请假往医院赶。女儿高烧退后,大夫建议尽快截肢,以防癌细胞扩散。

 

2018年春节后,赵永前去北京的医院联系女儿截肢手术的事。他向女儿承诺两件事:一是打算退役回归家庭,弥补这些年没有陪伴她的遗憾;二是带她去海南三亚看海,去祖国最温暖的地方看看。

 

 

2018年3月,《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通过,公安边防部队即将集体退出现役。锡林郭勒盟边境管理区点多、线长、面广。改革之年,确保边境辖区安全稳定的重任压在了赵永前的肩上。

 

 

一个月后,支队改革启动。

 

自己该何去何从?赵永前连续几宿睡不着觉。家里就他一个男人,支队也只有他一个主官,既是小家顶梁柱,更是大家的主心骨。

 

“组织把这么多官兵托付给我,如果只考虑自己,我良心上过不去啊。”最终,赵永前在女儿的泪水中,坚定了决心。

 

为了解官兵思想,解决基层困难,赵永前提议支队开通党委直通车,党委成员扎到基层一线,开展全员谈心、谈话。

 

 

赵永前与基层官兵谈心(边防部队转改前)

 

“他爱下乡,大部分时候就带一个司机,去了面对面谈,谈完就返回,一般不在派出所过夜。”额吉淖尔边防派出所原所长呼日勒巴特尔说,“他每次来都不用加菜,添两副碗筷,吃完就跟你唠。”

 

呼日勒巴特尔在基层工作20多年,踏实肯干,把一个后进边防派出所带成了连续5年受上级表彰的先进所。2017年,因为超龄原因,他未能参加干部晋职培训,情绪十分激动。

 

赵永前下乡时,专门到派出所和呼日勒巴特尔谈心。

 

“当时办公室外面远远地就能听到我发泄不满的话,声音特别大。政委没有生气,耐心听我说话,表示理解,还帮我重新规划以后的路。”

 

谈话中,呼日勒巴特尔慢慢理解了工作上的一些安排,想法发生了转变。他当场给政委打包票,一定不会让支队失望!

 

2018年,呼日勒巴特尔带领官兵查获9起盗窃案件,还侦破了一起影响较大的盗窃和走私枪支连环案。

 

“我们要按照上级要求,以慈母心、严父爱、婆婆嘴做好思想工作。”凭借扎实细致的工作,支队化解了大量历史遗留问题,在改革期间凝聚了士气,确保了边境辖区安全稳定。

 

 

赵永前与基层官兵谈心(边防部队转改后)

 

2018年,这个支队连续侦破多起毒品案件。支队还破获了一起盗窃案,从盗窃案又牵扯出一起枪案,追踪枪案线索时,又发现一个常年跨境走私枪支的跨国犯罪团伙,该案后被公安部挂牌督办,成为锡林郭勒盟建国以来破获的最大一起跨国走私枪支案。

 

女儿重病治疗这几年,赵永前从不给领导和同事“透露”病情,一是想保护孩子隐私,二是不想给大家“添麻烦”。尽管上级明确,对他的请假申请一律批准,但他不到紧要时候,从不主动提出请假。

 

 

“首长,我实在不好意思再请假了,可孩子情况特殊。死也好,生也好,我咋也得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至今保留在内蒙古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领导手机上的这条请假短信,是他在女儿昏迷后才发出的。

 

一次,赵永前赶到医院后,女儿正在做化疗,一看赵永前进来了,死死抓住他的手,“爸爸,我可能治不好了。”说完就开始哭。

 

在女儿面前如山一样坚强的赵永前强忍泪水,“治不好,爸爸也要给你治!”

 

2018年8月,女儿化疗期间,治疗方案“一日一调”,当时正是改革最关键时期。尽管上级领导反复叮嘱赵永前“就待在北京”,但他坚持每周两次往返于医院和单位之间。

 

锡林浩特市到北京不通火车,机票得600多元,他为了省钱常挤小客车。

 

 

改革期间,许多战士准备参加招警考试。为了让战士们安心考试,赵永前让支队干部轮流站岗做饭,并让干部中的“学霸”帮助战士辅导功课。

 

 

赵永前在食堂与支队干部交流

 

张国星参加完招警考试后信心满满,结果以一分之差落榜,赵永前第一时间找他谈心,“国星这孩子性格要强,我怕他想不开。”

 

后来,张国星顺利报考新疆移民管理机构。

 

“永前是一名对群众极力帮助、对上级极端负责、对下属极其尽心的优秀少数民族干部。”内蒙古出入境边检总站负责人胡小明说。

 

2019年起,赵永前承担起国家第一代移民官的神圣职责。他多次前往驻地党委政府职能部门汇报、走访,推动将“雪亮工程”纳入边境防控体系建设,并在通往边境一线的主要通道安装摄像探头,初步实现边境辖区主要通道卡口整体覆盖。

 

 

赵永前到一线执勤岗位调研

 

2019年春节,赵永前女儿被接到锡林浩特,在家接受靶向药物治疗,因副作用过大,赵永前和妻子需要24小时为女儿按摩缓解疼痛。

 

原支队边境管理科科长锡林说,下乡检查工作时,赵政委白天开展工作,晚上回到住处,就在网上搜索了解有哪些进口特效药,还把女儿的症状发在贴吧里,等待网友回复。政委有时发完一个帖子,天都快亮了。

 

2019年2月21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医院里见到了赵永前的女儿。她生病前近120斤,如今只有不到80斤。

 

2天后,永前的女儿离开了。他曾答应女儿,带她到祖国的最南端去看海,却未能如愿。女儿最后的时光曾跟他交了心,她理解父亲,她说爸爸不容易,爸爸是好人,除了陪她少,其他都很好,是她心里的英雄。

 

永前把女儿的骨灰洒在了家乡的东大河,没有人问过他为何这样选择。他的眼泪,如这凌冽的河水。

 

东大河,请接纳她,请带着他的遗憾,带她去看海。

 

东大河向前,永远向前。

 

(责编:刘泽、张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