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幸福账”:种地成了“消遣”

2019年01月16日11:35  
 

“过去,我一年跑大车,吃不上睡不好,一年下来虽然挣个八九万元,但开销也大,最后就落个四五万元,危险常伴。去年,不算国家的项目补贴,光土地入股我就拿到了14万的分红,我还能通过做工挣一份,老父亲老母亲也由农民变成了‘股民’,坐在家里当起了‘收银员’。”

记者走基层

迎着冬日暖阳,“腊八”过后,记者来到准格尔旗十二连城乡的村庄里,干净整洁的乡间公路、整齐划一的农家“四合院”,有的村民刚刚杀了猪,有的村民在蒸年糕,有的村民正在清扫院落准备挂灯笼,到处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

村民们心底流淌出的幸福,不仅源于节日的喜庆,而且还来自于该旗推行土地规模化经营的创新做法,让村民们大获丰收。

“自从成立了合作社搞这个规模经营后,现在种地成了‘消遣’,溜达溜达就把活儿干了,就等着年底坐在炕头‘数票票’了……”杨满栋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说起土地流转规模经营的事儿来,现年68岁的杨满栋老人幸福得就像一个孩童,滔滔不绝。

杨满栋是准格尔旗十二连城乡西不拉村羊羔壕社的村民,在乡政府和村委会的动员下,将自己70亩土地以入股的形式参加合作社的规模经营。

杨满栋给记者算了一笔“幸福账”:“过去,老两口面朝黄土背朝天,从春耕到秋收。忙的时候,还得叫上‘七大姑八大姨’十来号亲戚帮忙十几天……现在,我们70亩地,分下来‘30个工’,一年做够30天,任务就完成了。老伴儿现在的任务就是看孙子,时不时到女子家走走,我每天还能喝上‘二两’烧酒,你说这日子过得咋样……”

说起杨满栋的这笔“幸福账”还得把时间退回到2017年的春季,西不拉村羊羔壕社的那张按满了20户农民“红手印”的合同……

西不拉村羊羔壕社有土地2000多亩,共有43户110人。近年来,社里不少的土地随着人口的外流而停耕或弃荒,农业产值也逐年减少。 2017年春季,在社长杨心灵的倡议和动员下,羊羔壕社20位村民通过按“红手印”方式,组建成立了丰乐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将分散在20户61人的837.5亩耕地整合起来实行合作化种植。

杨心灵是羊羔壕社的社长,也是羊羔壕社农业合作经营模式的发起人和主要组织者。“合作模式主要有两种,第一就是以土地出租的方式,按照每亩地150元出租给合作社;第二种就是以入股的方式,进行股份分红。这里面就涉及到‘按地分工’,在农忙集中用工时,召集社内股东出工。”杨心灵介绍。

看着记者有疑惑,杨心灵又进一步作了解释:“什么是出工?如何出工?具体就是,将从春耕到秋收所有人力、物力合计并换算出每亩地所需要的‘工时’,乘以入股的土地,就是该户村民所需要出的工。”杨心灵认真地给记者计算着,按照1个工100元的标准,自由选择,可以出工并完成相应任务的户子,年底分红足额发放;不能出工的,按照相应工时从分红中扣除;既完成任务还想做工赚钱的,同样按照1个工100元的标准为合作社打工,一块地“两份薪”。

“现在干的活儿少了、少的还不是一点半点,但地里的收成却多了。不忙的时候还能打工,挣工资。我从4月到现在已经做了160多个工了,光做工我就挣了1.6万元,像我这样的都能打工,过去我是想也不敢想的。”王文秀说。

王文秀是十二连城乡东不拉村的村民,今年65岁,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已多年。西不拉村羊羔壕社土地流转村民得实惠的事情在全乡传开了,因此他所在的村也不甘落后,迎头赶上。王文秀就是受益者之一,为此还找到了一个好差事,负责为他所在的合作社整合的3000多亩土地管理机井。

西不拉村羊羔壕社土地流转村民得实惠的事情不仅在十里八乡被传开,就连在呼市、包头跑运输的务工人员都被吸引了回来。

现年44岁的周雄就是西不拉村羊羔壕社的村民,兄弟姊妹3人,姐姐在包头,弟弟在鄂旗,自己在呼市和包头一带跑大车,家里留下76岁的老父亲和68岁的老母亲还有150亩土地,但因为父母年事已高,其中120多亩土地已荒废。说起村里搞土地流转实施规模经营这件事,周雄向记者讲述了他的切身感受:“刚开始,我也是忧虑重重,心里犯嘀咕,过去一家好几口年头忙到年尾都紧巴巴,现在靠几个人打理这上千亩的土地,心里不踏实。”周雄说到,“后来,政府为了鼓励我们,给我们配套了10眼机井、所有的管道铺设、500亩的滴灌,差不多有200万元的扶持。有了政府的支持,我的心也算踏实了许多,就跟着干起来了,把我们家的130亩土地入了股”。

周雄也向记者算起了自己的“幸福账”:“过去,我一年跑大车,吃不上睡不好,一年下来虽然挣个八九万元,但开销也大,最后就落个四五万元,危险常伴。去年,不算国家的项目补贴,光土地入股我就拿到了14万元的分红,我还能通过做工挣一份,老父亲老母亲也由农民变成了‘股民’,坐在家里当起了‘收银员’”。

当记者问起周雄今后是否还准备再出去打工的时候,周雄幽默地答道:“守着爹娘孩子老婆的,干嘛给别人打工,我给自己打工呀。我相信今后有咱政府的支持和指导,我们的合作社会办得更加红火,我也充满了信心。”

据了解,2018年,羊羔壕社丰乐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实现总产值170万元,亩均纯利润780元,入股最多的农户收入15万元,收入最少的农户收取租金1.5万元,人均增收0.5万元。从入股农户中解放出来的17名剩余劳动力发展第三产业共收入约54万元。

在一年的实践中,羊羔壕社股份化合作经营模式,既提高了生产效率,又降低了采购成本;既实现了规模化、产业化经营,又解放了劳动力,拓宽了农户增收致富渠道,增加了农民收入。在2018年5月28日召开的全市农村牧区产业发展暨产业扶贫现场会上,羊羔壕社的股份化合作经营模式成为亮点之一得到了与会人员的肯定,被总结为可复制和推广的好经验之一,同时也开启了我市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新征程,为我市推动乡村振兴战略吹响了“集结号”。(贺龙)

(责编:张雪冬、刘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