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招书记”刘金锁

2018年10月25日17:06  
 

深秋的农田里,收割后的玉米秆映着阳光,明晃晃的,亮得刺眼。辽阔的草场上,枯黄的草收紧了腰身贴附在地面上,成群的牛羊或驻足觅食,或悠闲游荡。走进位于内蒙古通辽市科左中旗东北部的代力吉镇东五井子嘎查,笔直平坦的村路和两侧粗壮的柳树、整齐宽敞的农家院落让人眼前一亮。

刚从北京领回“全国脱贫攻坚奖奋斗奖”的嘎查支部书记刘金锁,没来得及回味喜悦的心情,就忙了起来——副镇长吴小芳找他商量发展沙棘产业秋季整地的事,村民王青春来问他征地补贴咋给,卖到新疆的1500只羊的检疫证明开不出来……手机不时响起,刘金锁边了解情况,边妥善处理着每件事儿,“国家给了咱这么高的荣誉,咱更得铆足劲好好干!”

1999年,34岁的刘金锁在村民的支持下高票当选东五井子嘎查委员会主任。从此,他天天想着一件事,就是如何让村里的乡亲们都富起来。

村集体负债140万,化解债务,他有招儿

“难,真难,但再难也得硬着头皮干下去。”刘金锁说,刚刚走马上任,140万元的村集体债务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背着这么重的包袱,工作如何开展?“我有招儿啊!”话锋一转,刘金锁舒展眉头,眼睛放光地说,“我把所有债主都找来了,对他们说,只要保证不再增加利息,一定尽快把钱还给他们。”得到肯定答复后,刘金锁将嘎查按人口均等分配后剩余的土地在嘎查内承包,承包人根据承包面积和年限承担集体相应额度债务,140万的集体债务就这样被全部化解了。

轻装上阵的刘金锁开始思考如何壮大村集体经济。近年来,他利用40万元扶贫互助金,按照年利率不超过1%收取占用费,优先支持急需资金的贫困户发展产业。经村民代表大会同意,利用30万元集体经济壮大资金,购买了18头基础母牛,目前已产犊12头,年底资产将增加到40万元。通过争取上级支持、开源节流,东五井子嘎查集体经济从无到有、由少变多、稳步增加。截至目前,已积累资产资金140多万元,年稳定收入24万多元。

村子脏乱差,村屯规划,他有招儿

想要日子富,先要改变乡亲们的生活习惯。上任伊始,面对村里到处脏乱差的状况,刘金锁号召各家各户建猪圈和厕所。村里人却把这当成了玩笑话,置之不理。为了动员大家行动起来,刘金锁每天利用广播“大喇叭”苦口婆心地讲建厕所、盖猪圈的好处——“早晨起来都到沟里‘方便’,被人撞见多砢碜。”“猪不圈起来,啥东西都吃,好不容易养肥了,宰时一看是痘猪,不是白忙活一年吗?”……话糙理不糙,在刘金锁锲而不舍的广播下,村民们纷纷行动起来,村里的环境越变越好,刘金锁也落了个“二虎吧唧刘村长”的“美名”。

接下来,刘金锁又开始了他的第二步计划——修路。当时的东五井子嘎查,全部都是坑坑洼洼的土路,刮风尘土漫天,下雨满地泥泞。“这路必须得修,不仅要修,还要修得最好!”看到了他办成事儿的韧劲儿和决心,村民们全都拿起铁锹、赶着马车、开着四轮车,加入到修路大军中,合力修建出九横三纵村路和1200米排水沟。这一年,路通了,村子整洁了,人心也跟着亮了。

“那会儿我们就把村路全部取直了,路面也都压实找平了。现在的村路就是在那个基础上重修的,我们把人走的路和牛马羊走的路分开规划,实现了人畜分离,这样村路上就不会有牲畜的粪便了,干净了不少。”说到此处, 刘金锁显得颇为自豪。2006年,刘金锁被任命为东五井子嘎查党支部书记。

村里没产业,脱贫致富,他有招儿

东五井子嘎查盐碱地、坨沼地多,基础设施差,单一的产业结构导致村民增收难、致富更难。

“对农民来说,土地就是‘命根子’。二轮承包后,我们嘎查有2000多块分散地块,家家户户都要留出机耕道,浪费了不少地,实现土地集中连片一直是我放在心上的事儿。”2017年,农村土地确权工作全面铺开,刘金锁抓住这次机会,引导群众置换“插花地”,实现了万亩耕地集中连片。“我们嘎查每人还分得了2亩青贮地,这样发展养殖业的饲料也有着落了。”他还争取到高效节水农业项目,用1000万帮扶资金打了65眼井,使1.2万亩地具备了水浇条件。

正在这时,黑龙江的客商找到了村里,提出想承包土地种大豆。刘金锁细算了一下收益,欣然答应下来。就这样,东五井子嘎查的9147亩耕地,以每亩500元的价格流转给黑龙江艾克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种植高蛋白大豆。公司还返聘村民就地参与田间劳作,长期用工30余人,日均工资120元左右。

刘金锁说:“土地流转出去,人闲了,都跑出去打工赚钱,我们嘎查一共868口人,今年有350多人出去打工,比去年多了100多人。”村民包巴木拉家三口人,今年48亩耕地全部流转后,举家外出打工,土地流转收入2.4万元、打工预计收入4.5万元,到年底一家人的收入能达到近7万元,是去年的10倍。

贫困户牛振清兴奋地说:“我们老两口都有病,干不了重活,以前家里的地都是给人家白种的,自己就拿补贴钱,这下土地一流转,一亩地能多收入350块钱,翻了两番!”

不仅如此,这几年,刘金锁带头搞养殖,为村里发展养殖业趟路子、想办法,组织村民成立养殖合作社抱团增收。有的贫困户买不起羊,他就把自家羊以“借母还犊”的方式借给人家养,还拿出130只羊无偿送给了村里的老弱病残户,把自家合作社的基础母牛牵到了身患疾病、供养着3名大学生的白金鸽夫妇家。

“前两天挨训了,刘书记说牛舍太埋汰,非常生气!”白金鸽惭愧地对笔者说,“刘书记给了咱牛,还教了咱咋养、咋卖,咱不能不上进啊!”“这就对了!”刘金锁接过话茬,“关键不能懒,要自己去干!不能养成等靠要的坏习惯。”

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包宝祥,20年前得了软骨病,失去了劳动能力,80岁的老父亲也是疾病缠身,37岁的弟弟在外打工支撑一家人的生活。刘金锁主动将他家作为自己的包联户。

金秋收获的季节,坐在包宝祥家炕头上,刘金锁和他算起了今年的收入账:“流转66亩地收入3万3、年底合作社分红4000块钱、三口人的低保是1万多块钱,打工能收入2万块钱,加起来近7万块钱,稳稳当当脱贫了。”

包宝祥说:“刘书记包联我,我从来没求过书记啥,但他总是主动帮着我、想着我。”一笔笔收入账,算得这位朴实的农家汉子眼眶湿润了。

在扶贫这事儿上,刘金锁有自己的想法:“让贫困群众转变生产生活观念、提升自力更生能力才是我们脱贫攻坚的初衷和落脚点。”

土地流转有收入,打工上班有工资,合作社入股有分红,如今的东五井子嘎查,很多人当上了“多薪农民”。

说起下一步打算,刘金锁神采飞扬地说:“我还有很多‘招儿’没使出来呢,我要乘着全旗打造沙棘产业基地的东风,把沙棘产业发展好;争取资金买几台大型的农用机械,建个农机合作社,自己搞机械化生产、规模化种植;把养殖合作社进一步做大,实现统一饲养、统一销售,让更多乡亲抱起团来共同致富奔小康……”

被问到这样操心累不累时,刘金锁憨厚地笑了笑说:“那没招儿啊,咱就是为乡亲服务的,只要村里人都过上好日子,再累也值了!”

作为村里先富起来的能人,有人不理解地问刘金锁:“你不好好享受生活,却把自己家的130只羊免费送给别人养,把自家合作社的基础母牛无偿送给了贫困户,这样折腾图个啥?”

“图啥?咱不图名、不图利,就图全村人摘掉‘穷帽子’,共同致富!”(杨璐 黄伟强 赛汗)

(责编:张雪冬、刘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