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额济纳:黑河调水18年 碧波荡漾居延海

记者 张枨

2018年10月10日10:43  来源:人民网-内蒙古频道
 

金秋十月,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千姿百态的金色胡杨林展现出了一年中最美的样子。就在不久前,位于额济纳旗居延遗址黑城附近、600多年未进水的黑河古河道成功实现输水,昔日由枯死的胡杨形成的怪树林,重新获得了滋润,不少树干上抽出了新的枝叶,黑河调水实现了历史性突破。

居延海湿地重新焕发生机。(额济纳旗水务局提供)

黑河调水18年来,额济纳这片土地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记者驱车来到位于额济纳的东居延海湖畔,极目远望,水面如镜、碧波荡漾,只见成群的水鸟不时掠过湖面,发出阵阵啼鸣,岸边足有两人多高的芦苇随风摇曳,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可是就在18年前,这里却是寸草不生、一片荒芜的戈壁荒滩,干枯的芦苇根系裸露在戈壁上,死寂一般、毫无生气,这颗曾经的“大漠明珠”成为了我国西部继罗布泊之后的第二大干涸湖。

“那时候黑河水断流了十年,东居延海就慢慢干涸了,人和骆驼甚至都可以在中间来回穿行,大地上到处都是裂开的缝隙,有时候还能看到不少鱼和动物的骨头。”今年49岁、世代居住在居延海湖畔的苏泊淖尔苏木策克嘎查牧民谢宝柱回忆道。

那么,是什么让曾经干涸的居延海在今天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这一切都要从18年前开始实施的黑河水量统一调度说起。

重生的居延海。(额济纳旗水务局提供)

“大漠明珠”成戈壁 ,黑河调水带来绿色希望

“历史上的黑河额济纳段水资源十分丰富,水草丰美、森林茂密,在建国初期,基本上是常年流水,年入旗水量在10亿立方米左右。”额济纳旗水务局副局长石玉军介绍。

黑河,作为我国第二大内陆河,发源于祁连山中段,全长900多公里,流经青海、甘肃、内蒙古三省区,最终汇入巴丹吉林沙漠西北缘的两片戈壁洼地,形成东、西两大湖泊,西湖又称嘎顺淖尔,蒙古语意为 “苦海”,即西居延海,东湖又称苏泊淖尔,蒙古语意为“母鹿湖”,即东居延海,两湖总称居延海。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起,黑河中游地区大规模的农业开发,过量拦蓄引用黑河水,用水量不断增加,致使黑河下游到额济纳的水量逐年减少,最后出现了多年的断流。”额济纳旗水务局水利工程管理站站长高金玉告诉记者。

失去了黑河水的滋养,额济纳地区的河湖枯竭、林木死亡、草场退化,1961年,西居延海干涸、1992年,东居延海干涸,这里也成为了我国西北、华北等地区的沙尘策源地。

“那时候由于没有水,到处都是风沙,草长不起来,羊就吃不上草,牲畜不上膘,肉和绒毛就产不出来,收入上不来,日子就越过越苦,最后大部分牧民都搬走了。”谢宝柱说起过去,语气中尽是无奈。

而对于今年61岁、在额济纳旗赛汉陶来苏木干了21年苏木达(镇长)的达布西拉图老人来说,黑河河水断流更是直接关系到当地人的生存。“1990年到2000年,黑河断流了十年,那时候牧民们喝水都成了问题,大家只能超量开采地下水,结果导致水位下降,许多井都干了,离河道10公里、20公里以及更远的地方,人们根本就没法生存。”老人摇摇头。

为了生存,达布西拉图老人带领着牧民们挖水井、疏通河道、寻找水源。“过去由于缺乏先进的机械设备,大家只能挑着担子打坝、挖浅井,即使找到水,水质也很差,泛着黄颜色,碱很大,又苦又咸,也只能硬着头皮喝。”老人说。由于多年来的找水经历,老人成了当地有名的水源“活地图”。

“小小居延海,牵动中南海”,黑河连年断流,使得额济纳旗生态环境急剧恶化,人民生产生活面临严峻挑战,最终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在2000年6月19日,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成立了黑河流域管理局,正式启动黑河干流水量调度、全流域水资源统一管理。2000年8月21日,黑河历史上实现了第一次跨省区调水,从位于甘肃张掖的黑河中游调水,保证下游内蒙古额济纳旗的用水、地下水补充及生态恢复。

2002年7月,经过科学细致的规划,甘肃、内蒙古两省区关闭了黑河沿线60多个引水口,滚滚黑河水向东居延海奔腾而去,终于这片干涸了十年之久的“死海”逐渐又获得了生机,当年水面即超过20平方公里。

“2004年,黑河水量调度由应急转为常规、由半年转为全年,2008年,由常规调度转向生态水量调度并延续至今,即不允许农业灌溉,只允许生态用水。”石玉军表示,最终黑河调水为额济纳绿洲生态恢复和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夏季居延海。(张爱民 摄)

集中调水、分区轮灌,生态环境开始好转

水是额济纳生态保护与发展的基础,为了使黑河有限的水资源发挥最大的生态效益,额济纳旗始终坚持合理用水、科学用水的原则,使珍贵的水资源得到充分的利用。

石玉军站在一幅名为《黑河下游额济纳绿洲与生态保护工程平面布置示意图》的地图前,指着图上不同颜色的区域说道,经过多年的调水实践,额济纳旗将草场划分为绿洲核心区、生态脆弱区和绿洲边缘区,采取“集中调水、分区轮灌”等有效方法,在春季植被返青生长需水时期,利用融冰河道的冬季蓄积水量和三四月份一般调度期上游河道集中闭口下泄水量,集中调水灌溉绿洲核心区的林地和草场,并向东居延海输水,确保沿河两岸的绿洲核心区植被得到有效灌溉。

而在夏秋季节,额济纳旗则充分利用汛期洪水、六七月份关键调度期的集中调水和秋季八至十月份的三个月连调期下泄生态水量较多的有利时机,向生态脆弱区和几十年未得到有效灌溉的绿洲边缘区集中调水,努力扩大草场灌溉面积、延长河道浸润时间、范围,有效补充沿河区域地下水,尽力巩固和恢复生态脆弱区和绿洲边缘区的生态植被。

“特别是在2016年、2017年来水较多的年份,我们采取疏通河道、打坝、修渠、打围堰等工程措施,对50年未进水的生态脆弱区实施了调水,使濒临消失的植被和草场得到了保护。”高金玉补充。

家住赛汉陶来苏木孟格图嘎查的牧民巴特尔一家,过去家里9万多亩的草场由于多年来没有河水补给,变成了茫茫戈壁,近年来,经过“分区轮灌”等有效措施,草场植被又重新茂盛了起来。

“过去我家的草场是光秃秃的戈壁,兔子跑过去一眼就能看到,如今有了水,家里种了7万多亩的梭梭,现在梭梭树长得都快一两人高了,别说兔子了,就是骆驼走进去都快找不到了。”巴特尔憨厚地笑道。

站在黑河下游、管控着额济纳旗境内8条支流的昂茨河水闸边,高金玉告诉记者:“在每年调水期开始前,旗里都会严格要求全旗沿河各苏木、镇及时开启各节制闸,关闭进水闸,不得引水灌溉农田或饲草料地。同时,积极组织动员广大农牧民群众,关闭各引水口门,放开引水埂坝,疏通河道,尽力巩固和恢复生态脆弱区和绿洲边缘区生态植被。”

据统计,黑河调水18年来,额济纳地下水位与调水前相比,上游回升0.5米,中游回升0.42米。草场植被盖度较调水前提高了18.3%。黑河沿河两岸近300万亩一度濒临枯死的胡杨、柽柳得到了抢救性保护,以草地、胡杨林和灌木林为主的绿洲面积增加了100余平方公里。额济纳绿洲生态环境持续恶化的趋势得到遏止,地区生态环境开始好转。

黑河调水多年后,居延海生态恢复情况良好。(李常辉 摄)

居延湿地成乐园,牧民吃上生态饭

黑河调水,使得居延海重获新生,如今东居延海上芦苇丛生、水鸟欢鸣,天空上展翅翱翔着大雁、黄鸭、红嘴鸥等各种鸟类,时而引吭高歌、时而俯冲至水面觅食……

“十几年前居延海刚有水的时候,许多植被仍处于死亡、半死亡状态,芦苇不仅少、长得也低,一株芦苇上10个枝子也就2、3个冒叶子。”居延海湿地保护管理中心站长范建利回忆道,“现在水域面积越来越大,芦苇、红柳等植被恢复了10万亩、长势喜人,像芦苇现在都有三四米高了。”

据介绍,自2000年实施黑河水量统一调度以来,调入额济纳旗境内水量共计109.32亿立方米,东居延海累计调入水量9亿立方米,连续14年不干涸,水域面积常年保持在40平方公里以上,最大水深2.6米左右,平均水深1.6米左右;西居延海先后9次进水,西河下游的地下水位回升,润泽周边,沙尘天气次数明显减少;黑河下游额济纳绿洲区内的19条支流总长约1105公里的河道得到了浸润,河道断流天数逐年减少,2017年353天来水,基本实现全年不断流。

“近年来,随着我们不断加大居延海湿地恢复保护力度,湿地内重现鱼、鸟、蛇、蜥、黄羊、狐狸等动物,每年来栖息的候鸟种群与数量也在逐年增加,这里已成为众多野生动物栖息的乐园。”额济纳旗林业局副局长雒金玉告诉记者。

2017年4月,范建利通过视频监测发现,一对国家一级保护鸟类黑鹳在湖边的一棵胡杨树上抱起了窝。“当时别提多高兴了,为了不打扰黑鹳正常繁育后代,我们利用黑鹳夫妇出去觅食的机会,在胡杨树上架设了监控,从生蛋、抱窝、出壳到小鸟最后飞走,全程记录了下来。”范建利边说边拿起手机,让记者看黑鹳宝宝成长的每一张照片。“为了保证黑鹳能有足够的食物,我们还会定期投放食物在周围,孵出来的五只小鸟最后有四只长大飞走了。”

如今,居延海湿地的鸟类种类已由2010年的14种、种群几千只增加至目前的84种、鸟类数量近4万只,最大种群雁类已达3000多只,其中有国家一级保护鸟类黑鹳、遗鸥等4种,国家二级保护鸟类白鹭、天鹅、红嘴鸥等12种珍稀鸟类。

黑河水来了,居延海回来了,生态好了,背井离乡的牧民们也都回来了。谢宝柱一家也吃上了生态旅游饭,“过去生态环境不好的时候,一年也看不到几个游客,如今生态好了,风景美了,游客也越来越多,我们家开起了蒙古包做牧家乐,一年下来旅游增收6万多。”谢宝柱掩不住的喜悦。

雒金玉表示,额济纳旗在全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同时,立足本地实际,把发展生态经济作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基本途径,出台了《黑河额济纳流域水量调度方案》以及一系列退耕还林、退牧还草文件,把生态脆弱区的人口迁移至生活条件较好的城镇,让农牧民从事旅游业,带动三产发展,调结构转方式,稳步发展高端畜牧业,不断增强特色沙产业,打造精品林果业,大力发展高效节水产业。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黑河调水连续18年成功,不仅从根本上扭转了额济纳滑向“生态不可恢复地区”的恶劣趋势,极大改善了额济纳地区的生产生活条件,而且为地方繁荣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责编:刘泽、张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