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深处的森林“户籍”调查员

陈立庚

2018年09月13日14:26  来源:人民网-内蒙古频道
 

登山找测量点

用曲线角规调查森林蓄积量

“胸径29.1厘米,距离9.6厘米。”森调员何恩友先用斧头在一棵树上的四面分别砍下一块树皮进行标号,并对目标树木进行测量。王宝柱随后用角规进行目测,将信息录入数据采集器中。浩瀚林海中前行的两人正是内蒙古大兴安岭阿里河林业局奎源林场87林班4小班,进行森林资源二类调查的森林“户籍”调查员。

2016年开始,内蒙古大兴安岭森林调查规划院承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下达的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资源二类调查任务,今年是二类调查的最后一年。为了加快推进林区森林资源二类调查工作,规划院抽调各林业局的森调队员参与进来,组成了28个项目组,阿里河林业局森调队员何恩友、王宝柱所在的206项目组就是其中之一。

早出晚归是森林调查员生活的常态,从今年4月份开始,54岁的何恩友与搭档王宝柱就在山林里奔波。“我是土生土长的林区人,虽然从事森调工作‘半路出家’,但专业技术一点不比别人差,靠的就是对这片大山的情感。”何恩友在森林调查战线已工作十年有余,他说,从事森林调查工作就得“钻”林子,一步一个脚印地实地测绘。

精准测量角规、树的距离。

在树木的1.3米处测量树的胸径

一个背包、一个水壶、一个午餐饭盒……为了算清森林这本“账”,何恩友和王宝柱每天天空泛鱼肚白时就从林场宿舍起身,晚上天色变暗就急匆匆下山返程。山路崎岖只能骑摩托抵达测绘点。遇河过河、遇林穿林,为节省体力、提高效率,他们背包里只带着曲线角规、卷尺、测绘仪器、斧头、蜡笔等森调必需品和些许干粮。为加快调查进度,本在阿里河镇区居住的他们,整月住在离家几十公里以外的奎源林场集中宿舍。阿里河林场45.198万平方公里的森林里,每个沟沟坎坎都曾留下过森调员的足迹。

林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有女不嫁森调郎,一年三季守空房,偶尔抽空回家转,攒了一堆脏衣裳。”说的就是森调队员一年四季有三季在外工作,对于家庭无法做到应尽的责任,却也侧面反映了森调岗位的特殊性。王宝柱的微信名叫“走在路上”,几年来他穿林海、踏青山身上也留有多处被蚊虫叮咬留下的伤疤。好几次在蜱虫大半个身体钻进肉里时忍痛用烟头烫出来,每一个伤疤也成为他爱岗敬业的最美“军功章”。

“给森林算账不能纸上谈兵,”何恩友介绍道,二类调查主要是宏观上对森林面积、蓄积、森林经营条件、前期主要经营措施与经营成效等进行“盘点”,相当于给森林算一本账。调查后形成的数据是森林最基础、最本底的数据,为科学编制森林经营方案、生态评估等有关生态保护建设的项目作数据支持。

上传调查数据

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生态功能区总面积10.67万平方公里,拥有完备的森林、草原、湿地三大自然生态系统,是我国目前保持最好、集中连片、面积最大的国有林区。森林面积达8.27万平方公里,活立木总蓄积9.49亿立方米,森林覆盖率为77.44%,这些数据都是出自第八次全国森林资源连续清查。而数据的来源则是林区广大森林调查员常年累月深入林海丈量出的成果。

“森调容不下半点马虎,”王宝柱说,森调队的工作就好比盖高楼中的地基,如果地基不稳,再好的材料也不能盖好一个楼,森调数据是为更好保护和建设生态的第一手资料,绝不能有丝毫偏差。王宝柱一边说着,一边望着远处绵延不绝的青山,无论是眼中或是心中都满是这片热土。

(责编:刘泽、张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