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漠里研究库布其绿 90后李相儒是怎么想的

2018年08月24日17:49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乔治·斯坦梅茨与中国的缘分已经超过了30年,从改革开放之初到现在,他不仅见证了如火如荼的经济建设的开展,也亲眼目睹了中国为生态环境改善做出的惊人贡献。这位拍摄过地球上几乎全部沙漠著名摄影师,惊叹于库布其的绿色,他说:“库布其最了不起的是可以留住年轻人。”

李相儒赴野外调查种质资源

亿利沙漠研究院植物研究所的所长李相儒,就是乔治所说的留在库布其的年轻人之一。李相儒1990年出生在库布其沙漠边缘,他儿时记忆中的家乡是风沙肆虐,漫天黄沙。李相儒印象最深的是道路的艰难:“我读的那所小学离家非常近,也就不到1公里,平时都是自己走着去上学,但只要一刮沙尘暴就必须得父母到学校接我回家,因为能见度实在是太差了,怕走丢了,等到家时满嘴都是沙子。有些路程远的同学父母不能来接就只能跟着老师回家。而且那时候因为沙漠的阻隔,交通非常不便,我爷爷家住在杭锦旗,就是离我家不到100公里的县城。春节时回爷爷家过年,凌晨12点开始坐车,直到下午6点多才能到爷爷家。”李相儒总想着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地方,再也不想被风吹被沙打。

也许因为生长在极度贫瘠的环境中,李相儒从小喜欢就生物,本科选择了生物技术专业。在学习过程中,李相儒不断接触植物,发现不同植物都有不同特性,逐渐喜欢上了植物,研究生考取了内蒙古农业大学农业资源利用专业(植物学方向)。

亿利人在库布其治沙数十年,到李相儒毕业的时候,库布其沙漠已经是绿意葱茏,不再是黄沙肆虐。穿沙公路修通后,开车一个半小时,李相儒就能到爷爷家了。

2013年7月,李相儒加入了亿利集团沙漠研究院,从事植物研究,也是我的兴趣所在。作为土生土长的杭锦旗人,毕业后又回到了库布其沙漠,李相儒说“踏上前辈们历经坎坷,不惧风沙、不畏严寒酷暑修建而成的穿沙公路,开始我人生中第一份工作,不由地觉得我是带着一种使命。可以将我所学的知识运用到沙漠治理过程中,因为我的付出能使家乡环境得到改善,这也是我留在这里最大的动力。”李相儒的家人也鼎力支持他的选择,认为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

李相儒和他的团队目前主要的工作是植物研究与种质资源库建设。到了种子成熟的季节,他们就需要到沙漠中进行种子与标本采集。出发前,他们要带够一天的水和粮食,加上采集工具,每个人的负重都在20斤左右。沙漠中天气变幻莫测,出发时晴空万里,正在采种的时候突然来一股倾盆大雨。沙漠中没有躲雨的地方,被雨浇是经常的事儿。采种时正值暑季,中暑也就经常出现,藿香正气水和止泻药是他们必备的药品。虽然辛苦,但也乐在其中。

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的支持下,亿利投资建设了中国西北最大的种质资源库。目前,该库已经搜集了1000多种耐寒、耐旱、耐盐碱的植物种子,成功培育并应用了238种。这些是治沙之本、治沙利器。李相儒说:“未来我希望可以发现更多适合沙漠生长的植物,为沙漠建绿增加更多的选择。”

工作之余,李相儒喜欢观察不同植物的特性,记录每种植物春天什么时候发芽,什么时候开花,果实什么时候成熟,乐趣无穷。他现在的研究方向主要是“四耐”植物调查、种子采集与引种栽培。“未来我希望可以发现更多适合沙漠中的植物,为沙漠建绿增加更多的选择。”

经常有人问库布其沙漠适合年轻人吗?李相儒说,这里虽然没有大型商场,没有电影院,但我们这里有清新的空气,有纯净的水源,有沙漠中抹抹绿色相伴就觉得很知足。

李相儒不仅在库布其沙漠里追寻事业,而且收获了爱情,建立了美满的家庭。

2014年,李相儒在工作中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她也是亿利大家庭的一员,主要从事水土研究工作。2015年两人结婚,2018年5月,他们迎来了一个小生命。“我和我的孩子都是出生在这个小镇,相比我们而言,孩子是幸福的,他一出生就有清新的空气,有纯净的水源,这份幸福是亿利人经过30年不懈努力而得来的,因此我们倍感珍惜,”李相儒说,“作为第三代治沙人,我们更多的是在用科技进行治沙,但在工作中每天都能感受到前辈们守望相助、百折不挠、科学创新、绿富同兴的精神,这是亿利人为代表的库布其治沙人30年积淀而成的库布其精神,是我们全体亿利人的宝贵财富,也是需要我们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的精神宝藏。”(儒声)

西鄂尔多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拍摄的珍稀濒危植物——四合木

(责编:刘泽、张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