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汉子,像胡杨一样坚守库布其

2018年08月24日10:05  
 

在距北京800公里的内蒙古库布其沙漠,有一群被称为 “治沙狂人”的沙漠汉子。30年来,他们孜孜不倦,在大漠深处植树种草,把“死亡之海”变为生命绿洲,让“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在沙海中变为现实。

因为在治沙方面的突出成就,这群沙漠汉子的领头人、亿利集团董事长王文彪被联合国授予全球生态环保领域的最高奖项——“地球卫士终身成就奖”,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人。

初心不改,播下绿色守护家园

今年是改革开放第40年,也是亿利集团在库布其治沙的第30个年头。王文彪说,是改革开放改变了他的命运,改变了他的人生方向,让他走上了治理沙漠这条路。

和王文彪一样,这群沙漠汉子中的很多人成长在内蒙古杭锦旗,成长在库布其。在王文彪的记忆中,他的家乡——独贵塔拉镇杭锦淖尔村一年到头风沙弥漫。“风起明沙到处流,沙压房子人搬走,沙篷窝窝沙葱菜,养活一代又一代。”那时,他最大的愿望是逃离沙漠。通过考学,王文彪离开了故乡,成为一名教师,后又成为杭锦旗政府的一名公务员。

但他注定与沙漠有缘。1988年,改革开放步伐加快,市场经济大潮涌动。是年5月,28岁的王文彪被任命为地处库布其沙漠腹地的盐厂的厂长。他清楚记得第一天到盐厂报到的日子,1988年5月8日。那一天,他乘坐一辆吉普车在沙漠中颠簸3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走进盐厂,没有机器轰鸣,没有人声鼎沸,只有沙尘飞扬。

更严峻的是,盐厂赖以为生的盐湖面临被沙漠吞噬的威胁。求生,还是等死?王文彪认为,被沙漠吞噬是死,与沙漠抗争还有活的希望。他毅然选择种树来保卫盐湖。

盐厂职工和沙区农民都认为,在沙漠种树是痴人说梦。但是王文彪力排众议,说干就干。他从每一吨盐的收入里拿出5元钱专门用来种树,并选出27名工人组成林工队,专门负责种树。刚开始没有经验、技术,一年也种不活几棵树。树种了死,死了再种……沙漠汉子锲而不舍、百折不挠,终于实现种树规模化成活。

树种起来了,盐湖保住了,盐厂生产正常了,效益提升了。种树的效果实实在在,沙漠汉子们就此认定了两个字——治沙。一脚踏上治沙路,他们便再也没有回头。

守护家园初心不改,在王文彪的带领下,亿利人在生态修复这条路上越走越坚定。现在的库布其,已是生态绿洲、人间仙境:胡杨、沙柳、甘草等沙漠植物恣意生长;白天鹅在七星湖上嬉戏,丹顶鹤在林间优雅漫步;沙漠越野赛、自行车赛、沙漠徒步旅行等活动四季不断。

扎根沙漠,发展多赢绿富同兴

“我有沙漠的情怀。”生长在沙漠的王文彪,对沙漠有着与别人完全不同的感情。在长期的沙漠治理中,生于斯、长于斯的汉子们,对沙漠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作为地球上特殊的生态系统,沙漠是蕴藏巨大财富的自然资本。

为了把沙漠负资产变成产生GDP的绿色资产,实现“治沙、生态、产业、扶贫”均衡发展,亿利人一直寻找“绿起来”与“富起来”相结合、生态与产业相结合、企业发展与生态治理相结合的治沙模式。

沙漠再一次启发了王文彪。修建第一条穿沙公路时,他偶然间在沙漠里发现了野生甘草。甘草是最常用的一味中药材,耐干旱,而且甘草根瘤菌能增加土壤氮肥含量、培育土壤肥力,具有明显改良土壤的作用。有着敏锐经济头脑的王文彪立刻意识到,如果甘草种植能够形成规模,就可以发展甘草产业,既绿化沙漠,也让企业赚钱。于是,亿利集团探索发展“公司+基地+农户”甘草产业化经营模式。目前,库布其沙漠甘草种植面积达132万亩,以甘草为核心的健康产业成为亿利重要的支柱之一。

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30年来,亿利人不断挖掘沙漠植物经济价值,适度开发甘草、肉苁蓉等种植加工业;发展牛、羊、鸡、鹅、鸭生态养殖业;利用生物、生态、工业废渣和农作物秸秆腐熟等技术,发展土壤改良剂、复混肥、有机肥等制造业;利用沙漠日照资源充足的优势,发展光伏治沙产业,实现“板上发电、板下种草、板间养殖”。然而,让库布其治沙人苦恼的是,生态产业一直找不到清晰的政策支撑,企业发展异常艰难。

新时代,新思想,新作为。党的十八大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党的十九大更是把生态文明建设上升为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特别是关于“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的论述,给了奋战在库布其的治沙人巨大动力。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指引下,亿利生态产业快速发展,目前已形成生态修复、生态农牧、生态健康、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生态光伏六大产业体系,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多赢。

生态文明建设是老百姓的最大福祉。亿利集团把生态产业发展与当地脱贫攻坚结合起来,带动10万农牧民脱贫致富。尝到甜头的农牧民成为库布其治沙事业最广泛的参与者、最坚定的支持者和最大的受益者。

作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早期的探索者和实践者,王文彪带领亿利人,把“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这些在很多人看来十分抽象的概念,在库布其沙漠变成了生动的实践。2017年,联合国环境署在《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13次缔约方大会上正式发布《中国库布其生态财富评估报告》,认定库布其治沙共创造生态财富5000多亿元,其中80%是治沙所产生的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

中国智慧,治沙经验走向世界

2017年12月,第三届联合国环境大会期间,作为库布其治沙人的代表,王文彪获颁“地球卫士终身成就奖”。

王文彪认为,联合国把这个荣誉授予他,是因为库布其治沙的成功经验,让沙漠中的贫困人口看到了脱贫的希望,从而带动全球更多人关注沙漠,参与沙漠绿色产业发展。

库布其治沙的贡献,不仅在于造就了世界上第一片被整体治理的沙漠,更在于形成了一套成熟先进的治理模式,创造了一系列可借鉴、可复制的经验。过去,有些地方防治荒漠化主要是政府唱“独角戏”,但亿利库布其治沙模式的核心是“四轮驱动”——地方党委政府政策推动、企业规模化产业化投资、社会和农牧民市场化参与、技术和机制持续化创新。

库布其治沙模式得到世界高度关注,库布其沙漠也被联合国指定为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永久会址。2007年以来,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已经成功举办六届,先后有1000多位国内外政要、专家学者和公益环保代表来到这里,学习防沙治沙经验。2014年,库布其沙漠被联合国环境署确定为“全球沙漠生态经济示范区”。2016年6月,联合国副秘书长兼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索尔海姆在考察库布其治沙成果之后,希望把库布其治沙模式介绍给“一带一路”沿线饱受沙漠之苦的非洲、中东、中亚等地区。

库布其治沙模式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有两个关键因素,一是经得住看,二是经得住算。第四届国际沙漠论坛召开时,联合国邀请了42位专家出席,研究库布其模式是怎样实践的,检验这种治理模式是不是可持续。作为库布其治沙带头人,王文彪用了几天时间回答专家的轮番提问,最终给联合国专家们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今天,库布其治沙模式已被写入联合国决议,成为中国走向世界的一张名片,众多深受荒漠化影响的国家和地区希望中国输出库布其经验。为世界防治荒漠化提供“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亿利人倍感骄傲、自信。王文彪表示,亿利作为世界沙漠治理的企业领导者,有责任帮助世界各地沙漠深处的人们治理沙漠,并承诺无偿传授公司研发的先进沙漠植树技术。

个人的荣誉与改革开放、国家发展密切相关——王文彪始终认为,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如果没有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如果没有“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理念的支撑,如果没有当地党委、政府和广大群众的共同努力,库布其治沙模式就没有走向世界的可能。

无悔坚守,沙漠胡杨枝繁叶茂

故乡,是一个人永远的精神家园。心里装着家乡的人,在前行的道路上才能走得更远。

库布其,是这群沙漠汉子的精神家园。沙漠已经成为他们生命的一部分,欢乐、痛苦都与库布其沙漠息息相关。每当感到倦怠、困惑、迷茫的时候,很多亿利人会和王文彪一样,去看看一望无垠的沙漠绿洲,内心就会强大起来,重新找回奋斗的动力。

沙漠汉子最大的快乐来自沙漠。当一种植物在库布其引种成功,当一种新的动物在沙漠里出现,就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候。胡杨树引种难度大、成活率低,亿利2003年从内蒙古巴丹吉林沙漠引种过来1000棵,到了2013年的引种检验期,胡杨树已在库布其沙漠茁壮成长。看到这片枝繁叶茂的胡杨林,王文彪“有一种再造生命的感觉”,亿利人激动得无以言表。

沙漠汉子最大的痛苦也来自沙漠。1998年,亿利集团经过考察,引进了美国西雅图沙漠地带生长的一种树,但因为水土不服,花2000多万元引进的树全死了。多次引种失败后,亿利人开始转向培育沙柳、甘草、胡杨等本土沙地植物。在保护、引进、驯化、开发沙漠种质资源的基础上,亿利集团2015年建成中国西部最大的沙生灌木及珍稀濒危植物种质资源库,保护和培育了200多种耐寒、耐旱、耐盐碱的种质资源,成为从事生态修复产业的核心竞争力。

沙漠汉子最大的希望还是来自沙漠。从沙漠到城市,从中国到世界,亿利为开拓人类生存空间不断探索。近年来,亿利集团把成熟的技术、理念、经验和模式输出到内蒙古其他沙区以及西藏、青海、甘肃,实施一系列治沙扶贫基础性、关键性生态产业化项目,致力于把荒漠荒山变成绿水青山。

王文彪说,一个人的精神比什么都重要,亿利人最大的财富就是艰苦奋斗、百折不挠、开拓创新、不辱使命的精神。如果用沙漠中的一种植物来形容自己,王文彪说,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胡杨树。胡杨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树种,生命力极其顽强,“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胡杨的根系可以长到10米以下,只要10米以内有水,就能存活。胡杨朽了以后,根系仍然牢牢地扎在沙漠里,固定住一个沙堆。

像胡杨一样,以王文彪为领头人的沙漠汉子们,无悔地坚守着。亿利人“为人类治沙”的事业,也从库布其走向“一带一路”,走向世界。  (义轩)

(责编:刘泽、张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