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岁月中回响的咔咔声

2018年07月10日10:37  来源:内蒙古日报
 

照片是一种记忆,也是一幅幅写实的历史画卷;既是人类文明与进步的象征,同时也是一个国家、民族文化艺术的组成部分——它不仅具体地反映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水平,而且体现了人们思想意识和审美观念的变化和升华,记录着历史的变迁、社会的发展、文明的进步。改革开放以来,内蒙古人经历了从照相馆里坐在布景前拘谨地摆拍,到如今随时随地恣意地自拍;从使用胶片相机“咔嚓”,到如今像素直追专业相机的智能手机的普及……拍照,已经成为随时随地的随意之举,人们用照片记录生活、传递信息、表达自我,定格一幕幕难忘的瞬间。

拍照设备的变迁:

从胶片相机到智能手机

今年6月28日,呼和浩特市黄锡川小朋友收到了一家专业孕婴童摄影机构送货上门的1周岁生日照,他一边翻看着影集,一边不时地俯下身亲吻照片中的自己,憨态可掬的模样引得全家人哄堂大笑。黄锡川的姥姥李荣把外孙的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夸“拍得真好!”

时光倒退40年,李荣第一次拍照片是1979年上初一时。“我们准备升初二,全班拍了一张集体照,那是我第一次照相,黑白照,现在连照片都找不见了。我这辈子都没像外孙子那样正儿八经拍过一套写真照片,我们年轻时候这种写真叫‘明星像’。那时候的相册也不是现在这样的,是插页式的,把照片插到塑料薄膜袋里。”李荣告诉记者,即便是1989年结婚时,她也只是穿了件照相馆的婚纱裙和丈夫简单地拍了张合影。“结婚时候只留下一张7寸照片,这次是彩色的,原本送了底片的,可以冲洗成照片,可是太难保存了,不能有划痕,最后藏着藏着藏丢了!”李荣说。

改革开放初期,人们拍照只能去照相馆,一张2寸的黑白照片,是不少人几年才能拍上一次的“奢侈品”。“我用的第一台照相机是海鸥120,一卷胶卷只能拍12张,后来又换了海鸥135,一卷胶卷能拍32张。”在乌兰察布市开了36年照相馆的摄影师栗贵平向记者展示他珍藏的宝贝。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照相技术有了突破性进展,人们的照片进入了色彩缤纷的时代,几乎从那个时候开始,傻瓜相机也开始出现在一些普通家庭里。“1990年,我女儿出生,我们单位一位同事家有一台傻瓜机,他来我家给我女儿拍了一张百岁纪念照。”李荣说。

进入21世纪,大头贴在内蒙古的年轻人当中悄然流行起来。“2005年,我初中毕业,当时我们流行邀请同学给自己写毕业赠言,赠言下面都贴一张大头贴。我们一放学就三五成群地去大头贴机前摆姿势,拍好了立刻就能打印出来,撕掉背后的隔离纸,一粘就行了,特方便。”鄂尔多斯市民崔娜告诉记者。

随着内蒙古经济的发展和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各式各样的家庭用照相机日见增多。“2008年,我高考完爸妈带我去西安旅游,出发前买了一台索尼数码相机,之后都不扩印照片了,放在电脑里看。”崔娜说。

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手机像素越来越高,人们出游渐渐舍弃了笨重的相机,用手机拍出了精美的照片。雅虎旗下图片分享网站Flickr 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上传的照片中,用手机拍摄的占50%。而数码单反机只有33%,一体式的便摄数码相机则成为手机崛起的输家,份额由2016年的21%下跌至2017年的12%。

与此同时,昔日的“照相馆”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这些名称改变为影楼、摄影工作室、摄影城的照相馆,更像是在进行一种艺术创作,来满足普通人的“明星梦”。

拍照取景的变迁:

从背景布到户外实景

改革开放初期,照相馆是内蒙古人拍照的主要场所,那时的人们不能像现在一样轻松地去往全国各地,照相馆就会准备各种布景道具,让人们能够“穿越”到向往的地方,营造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于是,印有天安门、天坛祈年殿、北海公园白塔、中式园林建筑等图像的背景布成为各个照相馆的必备布景。

“我们年轻时候照相馆最常见的背景就是一抹色儿的幕布和天安门幕布,虽然很少有人真的去过北京天安门,但是几乎人人都有一张和天安门的合影,哈哈,照相馆专拍这个!”今年已经70岁的乌兰察布市民李桂和告诉记者。

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彩色胶片和彩色扩印技术在照相馆中逐渐普及,内蒙古大地掀起了一股照相热潮,自此,照相馆中的布景渐渐变得鲜艳、活泼和新潮起来。印有欧式洋房、公园、自然风光等图像的背景布成为流行的布景样式,电视机、录音机等家用电器也开始出现在照片的前景中。

进入21世纪,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不少独生子女家庭都想记录下孩子的成长瞬间,因此儿童摄影开始火爆起来,成为当时照相馆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栗贵平回忆,2003年,他专门买了好几款针对儿童的背景布,“有动物园的,有童话世界里的小房子的,还有小汽车的,根据不同孩子的年龄、性别选择不同的布景进行拍摄。”栗贵平说。

另外每年过年的时候,栗贵平还会在室外搭建冰雕,层层叠叠,砌成山或者庭院的样子。“来来往往的人一般都会拍一张全家福,一张10块,这种冰雪奇缘的梦幻世界很吸引孩子,许多孩子照了一张还要再照一张,舍不得走。”栗贵平说。

如今,摄影城的布景大多以搭建实景为主,比如图书角、卧室、花园等都还原了真实的环境,木马、长颈鹿、小鸡公仔、敞篷小汽车等道具一应俱全,这些布景都有配套的服装与之相呼应。而背景纸的颜色也有几十种,纯色系列、水墨晕染系列、渐变色系列……应用于一些需要低调、简单背景的拍摄场合。

“即便现在摄影棚里的布景这么丰富,大家也还是都爱拍外景,公园、商场、旅游区、海边都是顾客选择比较多的室外拍摄场所,甚至不少顾客为拍照专程出国取景,马尔代夫的海景、北海道的雪景,都是比较流行的,在朋友圈里晒出来也更有面子。”呼和浩特市金色童年摄影城的工作人员杨洋告诉记者,“现在人们都追求真实、自然的感觉,喜欢在随意的环境下进行拍摄,而棚内经过精心设计和摆布的拍摄场景,虽然在光线布置、场景控制方面有优势,但毕竟和实景拍摄有差距,所以即使拍外景价格也比棚内拍贵很多,也还是有很多人选择。”

拍照姿势的变迁:

从“严肃脸”到创意动作

改革开放之初,一度最流行的拍照姿势是身着绿军装、蓝裤子,多数人在镜头前摆出的POSE都是一副“严肃脸”。而如今,不管是比“小心心”还是大妈们景点照中扬丝巾,拍照姿势的变化客观地体现了人们思想意识和审美观念的变化和升华。

“除了和天安门合影,我们年轻时候最流行的就是穿军装拍照。”李桂和说,那时候人们拍照基本都比较严肃、拘谨,微笑都很少。究其原因,李桂和认为:“那个年代的人们都比较内敛,感情都不会特别外露。”

到了上世纪90年代,牛仔裤和蛤蟆镜在年轻一代中流行起来,他们拍照的姿势也随着思想观念的解放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叉腰、摸头等迪斯科舞蹈中的动作被记录到了照片里。当年的时尚潮人,如今的广场舞一哥吴国栋向记者展示了他25岁时拍的照片,长发及肩,一身牛仔装,左手将录音机举过肩头,右手叉腰,潮范儿十足。“当年我把这张照片拿回家,我爸很不高兴,端详了半天,说了句‘像个痞子’。”吴国栋笑道。

进入21世纪,剪刀手、ok手势、拥抱世界、鸭子嘴、吐舌卖萌、牙疼状、跳起、小心心……各种各样的拍照POSE随着人们拍照频率的增加而层出不穷。近年来,自拍逐渐流行,一些年轻人甚至找到了最佳自拍角度即45度角俯拍,人们对于拍照的姿势,越来越追求美和创意。“我每次出去玩儿之前都会先搜索一下拍照POSE的攻略,如果总是那几个动作,会显得很没有创意。”鄂尔多斯市00后姑娘邸雅琪说。

从胶卷到数码,从背景布到外景,从“严肃脸”到创意动作,拍照方式的变化正是时代变迁的缩影。时代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让人们随时随地拍摄,随时随地分享,让更多人通过照片来感受生活中的点滴变化。(记者 院秀琴)

(责编:刘泽、张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