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托克旗:塑造新时代的文化坐标

2017年08月06日09:36  来源:内蒙古日报
 

绿色宜居幸福小镇——鄂尔多斯鄂托克旗乌兰镇。

《鄂尔多斯婚礼》剧目。

敖包祭祀文化。

那达慕大会。

碧海阳光国际温泉水上乐园。

草原温泉。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

鄂托克旗是古老神奇、美丽富饶的地方,千百年来,各族人民在这片热土上和谐相处,繁衍生息,共同创造了多彩的鄂尔多斯文化。地处鄂尔多斯高原西部的鄂托克旗已有360多年的建旗历史,由于深受草原游牧民族文化的浸润,这片土地上传承的蒙元文化独具魅力,至今仍然散发着草原泥土的清香。

源流相继传风华

鄂托克旗,历为北方少数民族游牧、生息之地。“鄂托克”一词系蒙古语,汉译“营”或“部”是元、明两朝蒙古“万户”下设行政建制名称,即“千户”。清顺治六年,朝廷将鄂尔多斯右翼诸“鄂托克”中的克扣特、锡巴固沁、乌喇特、唐古特等蒙古部划为一旗,称鄂尔多斯右翼中旗。新中国成立后,称鄂托克旗。至今,鄂托克旗,虽然地域有变,但这种地名的延续,本身就蕴含了其文化传承的重要元素。

这里是成吉思汗大营地、圣火传承之乡,这里是鄂尔多斯歌舞之乡、祭祀文化发祥地,这里是文化遗存聚集地、宗教文化兴盛地。从恐龙足迹化石群到桌子山岩画,从阿尔寨石窟到国家级珍稀植物自然保护区,从“纤维宝石”阿白山羊绒到“螺旋藻之都”,无不承载着鄂托克旗各族群众的聪明和智慧,构筑了鄂托克文化之厚重。

回望过去,我们总能打捞出那些湿漉漉的记忆,那些在岁月中留存下来的风物和故事,带着迷人的魅力打动我们。

风情卓然展绚丽

鄂托克旗蒙古族歌舞,是极具当地文化艺术的代表,具有鄂尔多斯西部草原歌舞的特点,被自治区文化厅命名为“乃日”(娱乐)之乡,因为鄂托克人的祖先来自宫廷,他们世世代代传承了蒙古族优秀文化,使这里的民族民间文化具有鲜明的特点,鄂托克旗是蒙古族传统礼仪保存较为完整的地区之一。这里的歌舞文化、服饰文化、饮食文化具有元朝宫廷文化的独特色彩,构成了鄂托克浓郁而独特的民族文化和民族风情,丰富多彩的民俗中带有宫廷礼仪,其服饰体现浓郁的礼仪色彩,在古老的民歌中就有“礼仪歌”,特别是这里传承的古老的鄂托克婚礼,是蒙古宫廷文化的集中体现,展示了鄂尔多斯蒙古族婚俗礼仪的神秘和壮美靓丽,此外,成吉思汗的祭祀也渗透于这里的文化艺术,使鄂托克民间文化中祭祀文化色彩非常突出,同时,草原文化特点彰显。鄂托克旗,从地理特征上讲,大多是辽阔的草原,这一地理位置影响着这里的民族民间艺术,使这里的文化具有浓郁的草原风格特色,这里的那达慕大会,具有鄂尔多斯大草原的特点,小孩从小骑马、在赛马场上一展风采,那达慕大会上的赛马里程一般是百十来华里,这在鄂尔多斯其它旗很少见。

鄂托克旗是歌的故乡,悠扬的民歌,以其特有的魅力为鄂尔多斯民族文化增添了绚丽的色彩。这里是舞的海洋,传统的民间舞展示着鄂托克的风土人情。

史海钩沉诉传奇

成吉思汗四子拖雷(1193——1232),成吉思汗去世后于1227年至1229年监国,为蒙古民族的统一和兴旺奉献了毕生的精力。拖雷之子、元世祖忽必烈追谥其父为“睿宗景襄皇帝”,因而鄂尔多斯人称拖雷为“拖雷伊金”(拖雷圣主)。他为建立和巩固蒙古帝国的政权立下汗马功劳,成吉思汗逝世之后曾监国两年,有很高的威望。拖雷逝世之后,窝阔台汗为他举行祭奠仪式,在蒙古高原成吉思汗大斡儿朵附近建立白室灵帐。灵帐内祭奉拖雷的遗物——火镰、图海(腰带佩饰)以及拖雷画像,由成吉思汗九杰之后裔鄂尔鲁特氏达尔扈特人世世代代守护和祭奉。

自古以来,拖雷灵帐的祭祀,以祭祀圣火为主要内容。作为拖雷的后裔,鄂托克历代札萨克一直承担了成吉思汗圣火的传承与祭祀。这一深刻的内涵,世界其它任何地方所没有。1956年,拖雷灵包虽然移至成吉思汗陵,但遗址永远留在了鄂托克。并且每逢祭祀日,守护、祭祀拖雷灵包的达尔扈特前去成陵主持祭奠。因此说,鄂托克是名副其实的成吉思汗圣火传承之乡。

拖雷伊金祭奠,内容丰富,规模宏大,显示着古老、神秘的传统游牧文化特点。祭祀仪规及祝词、颂词、祭文、祭歌等都涉及蒙古族古老、原始的历史、文化、信仰、观念、风俗等诸多方面,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和科学价值。

2002年春,在拖雷伊金宫帐遗址恢复修建拖雷伊金敖包,按照四季祭奠的旧规,于2002年6月25日(农历五月十五日,是拖雷伊金夏季淖尔祭奠日)举行1956年以来在当地间断祭奠后的第一个祭奠活动。拖雷伊金敖包恢复祭奠之后,不仅达尔扈特人前来参加祭奠,而且毗邻地区的牧民也前来祭奠敖包,开展赛马、摔跤、文化宣传活动,每年的参加人数达500——800人,极大地丰富了当地群众文体生活。

马蹄声疾,马头琴悠扬,在这片古老神奇的草原上,这些传承下来的拖雷伊金祭祀、布和别力古台遗物祭奠等祭祀文化还在风中讲起过去,这是一首荡气回肠的古老歌谣,苍凉而忠诚地演奏。它让我们踏着古人的足迹,遐想这里的风情,这里的行走,这里衍生的文化……

现在鄂托克旗境内还有不可移动的文物96处、其中古墓22处、遗址44处,石窟18处,古建筑2处、代表性建筑6处,其他4处。另外有33处敖包遗址或敖包,这些文物古迹、遗址等,为鄂托克旗增添了无数传奇色彩,增添了神秘的话题。

文化为魂筑名城

城市,因其人类文明的聚居之所,也成为每一次发展变革的前沿,这种发展变革最直观地反映在了城市的建设面貌中。

近年来,鄂托克旗,尤其是旗府所在地——乌兰镇,基础设施不断完善,综合实力显著提升,文化品位日益凸显。一个地方文化气息浓郁,民族文化特色鲜明的建筑、公园、广场陆续在新区建成,草原名城呈现在了人们面前。

鄂托克旗在城镇规划建设中,把这个地域文化、民族文化融入现代文明中,形成特色鲜明、匠心独特、魅力独具的城镇文化品牌和城市规划建设风格,将盐湖、敖包、植物等自然人文要素纳入整体的城市建设当中,形成城市、文化、自然互相渗透的城市整体空间,展示出传承文明、彰显内涵、体现差异、突出唯一的城镇特色。

按照不求大、只求精、低密度、低容积率打造魅力草原宜居小镇的目标,鄂托克旗在城市景观设计、园林绿化、雕塑造型等方面都侧重体现文化内涵。位于乌兰镇西南的西鄂尔多斯文化主题公园,就巧妙的将成吉思汗历史、阿尔寨石窟壁画、恐龙足迹、半日花等文化要素融入到公园的每一个角落,既为人们提供了休闲娱乐的场所,同时也用文化熏陶着市民。

在新区,以成吉思汗四子托雷为主题的雕塑和圣火广场,融合了桌子山和阿尔寨石窟造型的鄂托克旗地质博物馆、以恐龙为主要元素的乌兰湖湿地公园错落有致,构建起了一个民族文化氛围强烈,彰显地域特色的城市景观体系。

在这座草原小镇有很多主题公园,那些富有地方特色的景观雕塑、精雕细琢的城市街景、匠心独具的园林景观带给市民的不仅仅是感官的舒适,更多的则是幸福、祥和、安乐和温馨。

在着力打造城市新景观的同时,鄂托克旗还加大了对旧城区的改造,通过铺装硬化、立面装饰、夜景照明等街景改造工程,以蒙元文化和本土文化元素为主打造蒙元文化街,使用蒙元文化中的特有符号、图腾主题鲜明,既展示出鄂托克旗丰富的历史人文资源,又展示出精心规划设计的现代气息。

旅游大计绘蓝图

依靠丰厚的草原文化旅游资源,鄂托克旗加快推进文化旅游业,围绕“阿尔寨石窟文化”“恐龙足迹文化”“草原民族文化”三大主题和“温泉胜地”一大亮点,本着“促进文化与旅游、科技融合,提升文化产业附加值”等要求,结合全旗文化旅游资源,建成以草原、历史、观光为一体的文化旅游线路,突出地域文化特色(如民族歌舞、服饰、餐饮、手工艺制作等),建设重点文化旅游项目,引进低空飞行等新型项目来打造文化旅游一体化发展模式。发挥旅游业“吃、住、行、游、购、乐”综合消费功能,带动全旗民族民间工艺品、纪念品的开发,形成具有浓郁乡土民族文化特色的工艺美术品、文化仿制品、书法和绘画艺术品等系列产品,不断完善旅游景区的娱乐、餐饮、住宿、购物等服务功能。以文化充实旅游,以旅游助推文化,加快全旗文化与旅游的结合。并引进实施重大文化产业项目,现在,阿尔寨旅游文化有限公司的阿尔寨文化旅游区项目;布龙湖温泉旅游有限责任公司的布龙湖温泉文化旅游区项目;内蒙古拖雷伊金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的成吉思汗圣火文化主题风情园项目;鄂尔多斯市布和别里古台旅游文化有限公司的布和别里古台文化旅游区建设项目;阿尔巴斯草原文化旅游区建设等项目已纳入鄂尔多斯市重点文化产业项目。大力丰富各旅游区的文化内涵,进一步完善和充实旅游产品体系,在拓展观光旅游的同时,对鄂托克旗休闲度假旅游形成更加强力支撑。

现代化书写着时代大片,而文化建设,则迸射出耀眼的光芒,这光芒是独特的地缘文化,是鄂托克厚重坚实的坐标。

在这个坐标上,我们可以找到唯一的鄂托克。

而鄂托克人也找到了新的出路——以文化为魂,塑造品牌鄂托克。

蜿蜒的都斯图河依旧那样安静的流淌着,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绿草如油,四季如歌的风吹醒鄂托克,一个个美好的梦想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宋玮)

(本版图片由郝常明提供)

(责编:刘泽、张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