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宝山:用生命书写每一次感动

2017年05月10日17:14  来源:正北方网-北方新报
 

侯宝山在草原上留影

侯宝山初从警时留下的工作照  

  他曾这样说:“忠诚执著也是歌。当马兰花开的时候,我愿攒几片绿叶回敬母亲大地……”此间,谛听这叩击心房的倾吐,我们深情呼唤一个远去的身影。他是含笑的战友,他是温馨的灯盏,他是勤勉的老黄牛,他就是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侯宝山同志。

  侯宝山,1951年3月出生于甘肃省古浪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69年高中毕业后应征入伍,当过基建工程兵,后又编入武警部队黄金11支队。1972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0年9月转业到内蒙古公安厅从事信访工作,一干就是15年!2004年3月4日,因积劳成疾,突发心脏病牺牲在工作岗位上。侯宝山英年早逝,献给激情时代一个完美的人生答卷!他走后,公安部追授侯宝山同志为“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称号;自治区党委、政府命名侯宝山为“自治区模范信访干部”。

  用警徽诠释责任的崇高

  他用生命书写着心灵的感动,他用警徽诠释着责任的崇高。他把简单的经历变成不平凡,他把平凡的事情办得不简单。

  许多人都说,公安信访工作号称“天下第一难”。每天听的是骂声、哭声、埋怨声,办的是烦事、难事、“窝囊事”。然而,侯宝山15年如一日用真情接待上访群众,用真诚感动上访人员的心。

  让我们来听侯宝山常说的一句话:“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娃子,最了解人民群众那颗天然的心。老百姓没冤、没苦、没委屈,谁愿意跑到公安厅抹眼泪?如果我们对老百姓的忧伤和苦楚不动一点情,那我们还是穿警服的共产党员吗?”他警服上“000106”警号,伴着他谦和、慈善的面容,一次次让群众感激落泪,一次次赢得百姓的深情厚爱。上访的群众都知道他是信访处副处长,可人们从不称他侯处长,而亲切叫他“老侯”。

  罗慧芝忘不了2000年8月24日这一天,她第一次到内蒙古公安厅见到老侯。她丈夫因反抗暴力拆迁,被拆迁公司的老板雇佣的3名打手,在家门口的楼道里用斧头生生砍断双腿。由于她缺少足够的证据,并不知这天降的惨祸是因何而来。当丈夫还在医院抢救时,一直和他们生活的老母亲因受惊吓突发脑溢血去世。整个家庭如同坠入了万丈深渊。

  罗慧芝说:“见到老侯之前,我真的不想活了。老侯听了我家的遭遇义愤填膺,马上就给公安局打电话,询问案件的侦破情况。我跪地要给老侯磕头,他忙把我拉起来,说‘一定要坚持活下去,要相信公安机关会秉公执法,相信我会帮助你一起走出难关!’”

  老侯的义举为罗慧芝燃起希望。在侯宝山的努力下,在各级领导的关注和直接指挥下,罗慧芝丈夫被伤案件一年后侦破,由此而引发的许多问题得到了初步解决。侯宝山也从此成了罗慧芝心目当中的救命恩人。

  人民的利益高于天

  构建和谐社会,必须弘扬平等、公平、公正。如果不昭示公理、不维护法律、不保护人权,还穿着警服在信访办公室干啥。

  广东的江伟文是在上访中与侯宝山结为朋友的。他在呼和浩特市被人诈骗后从广东来内蒙古上访。为了节省开支,他在郊区租了一间小房,一边上访,一边度日。在上访的日子里,他得到侯宝山亲人般的关照。平日里,老侯常把江伟文邀到家中吃饭。看到江伟文屋内寒冷,老侯就将自己的电褥子送给他用。当江伟文得知侯宝山去世的消息后,立刻赶到侯宝山家里,对着他的遗像长跪不起。他说,老侯不是个有权有势的人,有很多上访问题他不能解决。可是,一个人不在于他是否能够帮你解决多少问题,而在于他是否有一颗爱惜的良心。

  2004年7月的一天,一位老乡手持菜刀闯进他的办公室并扬言,如果不给解决问题就自杀在公安厅门前。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情,侯宝山没有手足无措。他连忙起身让座,并诚恳地对老乡说:“你不要激动,有多大的冤屈统统说出来。看上去你没我年纪大,你就把我当成一个老哥,无论有什么问题咱兄弟俩一起解决。轻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请相信我好吗?”

  老侯用甘肃口音娓娓规劝,一下子打动了一颗绝望的心!那人扔掉菜刀失声痛哭起来。原来,这位上访群众是当地因为宅基地纠纷而遭数人殴打。他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民警反而说他无理取闹,使他感到有理无处诉,盛怒之下拿着菜刀跑到公安厅来了。

  侯宝山听完上访者的哭诉,当场联系处理此事。他把自己办公室的电话、手机号码和家里的电话全部告诉了这位上访人员。当得知这位上访人员回家没有路费,他就用自己的钱为上访人员买了返程票和方便面。这位上访人员诚恳地说:“侯大哥,你衣服上000106警号,我是刻在心尖上了。”

  侯宝山双手捧良心,不掺半点假。他说:“我们头戴警徽胸中要有杆秤,人民的利益高于天。”

  在信访处,人人都知道侯宝山有个“干外甥”,名叫陈三喜,在呼和浩特市一建筑工地包工队干活,几个月老板不给发工钱。他天天到公安厅信访处上访告状,要求补发工钱。这一劳动纠纷本来不属于公安信访受理范畴,但侯宝山还是做了接待,还掏钱安排陈三喜吃午饭。这个后生渐渐地心生感化,张口闭口称侯宝山为“舅舅”。侯宝山以呵护弱势群体为己任,骑着摩托车奔赴工地所在辖区公安派出所协调解决,最终帮助陈三喜从包工队要回部分拖欠的工钱。侯宝山去世了,陈三喜天天哭着跑来找“舅舅”,那悲情的场景令人动容。

  2000年5月,河北省清河县黄金庄农民李俊江来公安厅上访。他于1993年和内蒙古某县一家公司合伙开办梳绒厂,1998年7月被该县公安局以侵占罪关押。1999年5月,该县公安局在他交纳了500元的保证金及两台梳绒机后,对其取保候审。2000年5月,在解除取保候审后,该县公安局在他并没有违反取保候审有关规定的情况下,没收了他的500元保证金和两台价值数万元的梳绒机。他觉得冤枉,前来公安厅上访。侯宝山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及时向分管的领导郑重汇报,公安厅作出纠正错案的意见。但该县公安局却以种种借口不予执行。侯宝山奉命前往该县督办此案,最终纠正了这起错案。

  顾大家舍小家

  人生一世,什么是高尚,什么是幸福,什么是感恩,什么是回报?侯宝山没有豪言壮语,有的只是坚持岗位,默默执着。

  纵观侯宝山走过的54个风雨春秋,或许找不到任何惊天动地的事迹,但他人生之旅中的每一点、每一滴,都浸润着他奉献的追求。在公安厅信访处,同事们一提侯宝山的名字就眼圈发红。他们说,老侯心系百姓,以处为家。15年来,由于信访工作人员少,接待来访任务逐年加重,他有时一天要接待十几、二十几人,一直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在这15年中,他接待来访群众9000余人次,解决疑难案件20余起,挽回直接经济损失80万元。而为了不影响工作,他从1990年至1997年只休过7天假。从1998年至2004年,连续7年没有休过一次假。

  他顾大家舍小家。他的妻子多年无工作,自费大专毕业的儿子不得不在外打工。可他却乐呵呵鼓励爱人和孩子说,苦尽甘来嘛!直到他去世,他的家里也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他除了警服也没有一件像样的高档衣服。公安厅机构改革时,他的妻子说:“咱家日子挺清苦,你要是能够调整到其他处室,可能福利会高点。” 侯宝山却和声地说:“我对信访业务比较了解,我喜欢这个联系群众、服务群众的地方,我不能离开信访。你从没出过远门,等我再干几年退休了,我们攒点钱,我陪你去北京逛逛……”

  侯宝山用淡泊装点风采,用赤诚拥抱收获。他兢兢业业、情操高尚,无愧为“人民的卫士”。(刘少华)

(责编:张雪冬、刘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