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撒翰墨 尽书草原

——人民网专访著名书法家康庄

富丽娟

2017年04月19日15:14  来源:人民网-内蒙古频道
 

康庄及其字帖。陈立庚 摄

康庄,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十九日出生于辽宁省义县。长于京华,从小受家庭熏陶,主攻楷书、隶书,先后出版有《康庄楷书千字文》、《康庄隶楷正气歌》、《康庄楷书成语字贴》、《康庄楷书唐人绝句》、《康庄隶书千字文》《当代中国楷书名家作品集·康庄》等作品。

康庄年轻时的照片。陈立庚 摄

康庄于六八年从北京来到内蒙古插队,从此工作生活在内蒙古,成为一名“内蒙古人”。曾任内蒙古文联副主席、内蒙古书法家协会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评审委员。

人民网记者近日走近这位德艺双馨的书法家,聆听他讲述书法艺术,分享他的“草原情结”。

每日康庄总要练习书法。陈立庚 摄

家庭的熏陶,让传统文化在幼年时期埋下种子

康庄在书法继承、创作中于唐楷最勤,幼从《九成宫》碑入手,悟其神理,而得刚劲之趣。康老的书法以欧体为筋骨,以魏书为血肉,在刚劲笔力中透露浑朴之韵。其楷书作品,广为流传。

康庄先生给人民大会堂书写的屏风《沁园春雪》。陈立庚 摄

近年又以隶书面世,集《华山》《礼器》《石门》诸碑。取疏秀奇险,纵横劲拨之势,揉方圆收放于一体。

康庄的父亲是祖父的独子,解放前在一家商行里做小办事员,为人抄抄写写,写得一手好字,尤擅小楷。长兄康殷、次兄康雍、四兄康宁均为当今书画界所熟悉。家庭的熏陶,使其自幼喜欢写字、画画。未及入学,即在家父长兄、次兄的督促指教下,开始练习毛笔字,所用字帖,即为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

谈及这段经历,康庄感慨很多。他说现代家庭教育存在着功利化、工具化的倾向,忽略了对儿童人格、人文底蕴的培养。让孩子们从小接受传统文化教育、接受这样的熏陶,传统文化将在他们心里埋下种子,随着他们慢慢长大,会与他们形影相随,对他们的一生都将产生积极影响。

康庄先生座右铭:不解养生偏长寿,须知无欲即成仙。陈立庚 摄

经过几年的学习,康庄初入门径,渐渐领会了欧阳询的用笔刚劲,力贯毫端的气度,知道了何为意态精发,清雅秀健,腴润有致的用笔,逐渐掌握和体会了方正中见资媚、高简处见浑穆的欧字特征。

康老向记者介绍欧阳询的用笔:“缓世徐收,梯不虚发,斫必有由。徘徊俯仰,容与风流。刚则铁画,媚若银钩。”

康庄书写《闻鸡起舞》。陈立庚 摄

“规规规矩矩写字,老老实实做人”

1971年,康庄离开了插队生活3年的内蒙古四子王旗库伦图公社,被选调到内三建加工厂当工人。在这期间,他结识了自己的恩师——塞外书法名家王裕民先生。

“王先生既是一个革命者,又是一位道德品质高尚的人,在家里他是好丈夫好父亲,对学生,他是好老师,对同事,他是好同志”,康庄回忆,王先生曾送给我一副对联,“规规规矩矩写字,老老实实做人。”——“这句话一直成为的座右铭,伴我走过了大半生。”

康庄先生作品

在这期间,康庄把欧书的“平正”与“险绝”有机地融合于自己的创作中,化用《七度寺》的流丽凝重,《皇甫诞》的瘦劲欹险,《虞恭公》的猛说传神。逐渐写出了自己的特色。在写楷书时,康庄又将汉隶中勾绰纵掣的笔法移入,丰富了楷书创作中的线条变化。得到同行的认可。

康老常常自谦:‘我是一个天资不高的人,对于外界的事物没有像有些人那样有良好的感受力。”他曾刻有一方印“迟悟十年人”——他多方学习二王楷书、魏晋写经,努力寻找魏晋士人那种飘逸和淡远的气度,让自己的创作也逐渐走向平和、温文整洁,“多一些自然淡雅的书卷气,少一些整纷修饰的雕琢之气”。

康庄先生作品

康庄曾担任内蒙古书法家协会主席,作为一个书法工作者,他一方面努力提高自己,另一方面也努力为社会做事:“我认为作为书协主席,应该成为年青人创作的导向,你的创作,你的思想,必须要影响一大批后学者,如果不负责地去乱写乱画,会延误许多人。”

落款。陈立庚 摄

“内蒙古早已经成为我的第二故乡”

自上世纪60年代到内蒙古插队落户开始,康庄就深深地爱上这片北疆草原:“边疆的生活塑造了我,也造就了我的艺术品。”

“1968年9月25日,是我一生难忘的日子。我们1000多北京知青,乘坐北上的列车,来到了内蒙古插队落户。当时内蒙古自治区的领导亲自到车站接我们。”已是古稀之年的康老向我们追忆起往事:“第二天一大早,又登上开往目的地的大卡车,来到了我生活了三年多的四子王旗库伦图公社”。

每每遇到老友,康老会拿出ipad“秀”以往的书法作品。陈立庚 摄

“当时我们带的书都不多,也没有什么书可读,我每天业余时间几乎都用在读书练字上了。我从北京带来了欧阳询的几种字帖,除了《九成宫》,还有《虞恭公》《化度寺》《皇甫诞》等。”反复研习中,康庄更加认清了欧书“增一分则太长,减一分则太短”的评价,对其“有了本质的认识”。

“草原的辽远、广阔,带给我艺术创作的灵感和诸多人生启迪”,康老坦言,内蒙古早已经成为自己的第二故乡。

从中学毕业来到内蒙古,一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康庄已经与这块土地不可分离,曾有人问他,你为什么还不回北京去?康庄回答他们:“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我要为边疆的建设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康老曾写过一首诗,表达自己对边疆的情怀和自己的心情:“三十五年北国情,边城不闻管弦声,夜伴明月读前史,辰临晋唐洗我心。”

(责编:刘泽、曾晓强)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