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內蒙古頻道>>草原文化

腦閣:凌空絕技煥發時代光彩

2021年09月07日09:34 | 來源:內蒙古日報
小字號

  色芯。

  土默特左旗腦閣藝術表演。

  腦閣傳承人展示色芯頭飾。 記者 院秀琴 攝

  遠遠望去,身著華麗戲服的小孩“懸”在2米高的空中,濃妝重彩、扮相可人、裙裾翩躚、從容不驚,在人們的驚呼聲中揮洒自如。再看頂腦閣的漢子們,負重前行中一搖一晃、一扭一顫,時而沉穩輕緩,時而碎步疾走。

  腦閣表演隊伍已經走遠,觀看的人們仿佛還在回味。這裡是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位於陰山山脈的中部,北面是連綿起伏的大青山,南面是廣袤的土默川平原,孕育了古老而美麗的中國傳統村落——臘鋪村,也滋養了很多魅力萬千、特色鮮明的民俗活動,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曾獲中國民間文藝最高獎“山花獎”的腦閣就是其中之一。

  歷史悠久 成績斐然

  腦閣藝術的起源,可以上溯至隋唐時期。早期的“抬閣”“節節高”“背棍”等表演形式,在文化的碰撞交流中傳至大江南北,在不同的文化背景和自然條件下形成了不同風格和流派。如廣東的“飄色”、水上表演的“水色”、馬上表演的“馬色”等,形式多種多樣。

  土默特左旗腦閣是在抬閣的基礎上演變而來的,相傳是清朝時土默特首領為迎接康熙皇帝舉行盛大慶典而從山西引進的民間藝術,流傳至今已經有300多年的歷史。

  土默特左旗畢克齊鎮臘鋪村農民陳月喜今年68歲,是腦閣的自治區級傳承人。他介紹,腦閣是山西、陝西、內蒙古西部等地區的方言,是傳統節慶活動中的一種民俗巡游表演形式,其中“腦”的意思是將物品或人高高地扛起,“閣”則是一個捆綁焊接得非常結實的鐵制架子。演出時將鐵架子固定在一個成年人身上,這個扛閣的成年人被稱為“色腳”,架子上站1至3名兒童,叫做“色芯”,每一成人與兒童的組合稱為“一架”。“色芯”一般是3到8歲體重低於25公斤,長相俊俏、聰明伶俐的孩子,他們身著色彩鮮艷的戲服,妝扮成各種戲劇人物,再以花草彩綢裝飾,如仙子下凡。當地流傳著這樣的說法:凡是參加腦閣表演的孩子,都會更加地平安、健康,所以很多家長都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參加腦閣表演。

  畢克齊鎮臘鋪村是有名的“腦閣村”,許多村民都是被父親或爺爺“腦”在頭上度過了童年。今年69歲的胡連剛就是當地土生土長的腦閣自治區級傳承人,他六七歲起就開始在父親肩上進行腦閣表演,成年后,又擔當起了色腳的角色,扛著自家兒孫上街表演,幾十年間,從未間斷。

  胡連剛見証了土默特左旗腦閣表演藝術的輝煌——1992年,畢克齊民間腦閣隊赴深圳錦繡中華景區參加中國民俗文化村展演,榮獲“弘揚民族文化”優秀獎。2006年,他們又代表我區參加第八屆中國民間文藝山花獎暨中國首屆民間飄色(抬閣)藝術展演,憑借作品《吉祥草原》獲得我國民間文藝最高獎“山花獎”。2008年,腦閣被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此后,他們更是接到不少活動邀約,多次參加呼和浩特市、自治區重大節慶展演,還參加了《改生》《大盛魁》《長城內外》等多部電視劇的拍攝。

  兼收並蓄 大放異彩

  在土默特左旗,每年正月的社火活動中,腦閣表演都是重頭戲,意為歡慶前一年的豐收,並預祝當年豐收在望。此外,婚慶、廟會等一些紅火熱鬧的活動也少不了腦閣表演來助興,腦閣早已成為喜慶吉祥的象征。

  土默特左旗腦閣有著深厚的黃河文化底蘊,具有鮮明的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在傳承與發展的過程中,糅合了戲劇、雜技、舞蹈、音樂、力學、造型、裝飾等藝術、工藝門類的元素,逐漸成為一種獨具特色的本土藝術形式,是農耕文明和草原文明的結合體。

  腦閣所展現的內容以傳統題材的歷史故事為主,如《梁山伯與祝英台》《天仙配》《白蛇傳》《西游記》《八仙過海》等,還有表現內蒙古地區歷史、文化、人物的故事,如《昭君出塞》《草原英雄小姐妹》《阿勒坦汗與三娘子》等。

  進入新時代,腦閣藝術也在積極創新,表演的主題大多演變為祈求風調雨順、平安團結、國富民強,表現民族團結互助、共同進步的新形式、新內容也越來越多。“有的是表現神舟六號飛船的,有的是表現北京2008年奧運會福娃的,還有滿、回、蒙古、鄂溫克、鄂倫春、達斡爾等少數民族服飾的展示。”胡連剛介紹。

  腦閣表演起來不僅十分熱鬧,而且還有很高的技巧性。色芯把鐵架子遮擋在戲服裡凌空而立,色腳利用巧妙的力學原理,營造出“飄”的效果。

  陳月喜擅長的是難度最大的三人架,他說,一架腦閣最難掌握的是起落環節,以三人架為例,鐵架子50多斤,3個色芯近150斤,扛起近200斤的重量,保持平衡是個技術活。

  “這是一種巧勁兒,用小腿及以下的力量帶動全身,在鑼鼓的伴奏下扭、顫、擺、走,再帶動上面的兒童自然地跟著左右扭動。”胡連剛告訴記者,表演時,色腳表演者不僅要踩著鼓點走出漂亮的步伐,還要會做扭腰、轉身等花哨動作,讓上面的小孩子翩翩起舞,二者形成一個整體,才有舞蹈的美感。

  腦閣表演一次一般5分鐘左右,對色腳的體力有很高的要求。“2006年我們去廣州參加飄色比賽,全程需要走6裡地,我們硬堅持下來了,還能夠奪冠,真是有點毅力了!”今年 71 歲的楊滿清同樣是腦閣自治區級傳承人,作為隊伍中年齡最大的演員,他已不再擔任色腳的角色,卻仍舍不掉這門技藝,當起了隊伍的指揮和導演。楊滿清介紹,在演出隊伍休息的時候,成年人是坐在一個特制的板凳上,后面有專門的人負責踩住板凳保持平衡,這樣演員們就可以得到短暫的休息。

  胡連剛向記者展示了他手機裡珍藏的演出照片,“我就是專攻這個高低架的,這個架子也叫偏架,腦起來難度比較大,下面這個小孩要比上面那個小孩重一些才能達到力的平衡。你看,這個扮演的是呂布,這個扮演的是貂蟬。”胡連剛說。

  薪火相傳 代代守護

  楊滿清回憶道,上世紀50年代,腦閣表演活動一度停滯,改革開放后得到恢復,當時一連演了4天,天天人擠人的圍觀欣賞。如今,隨著現代化進程的加速、農村人口的外遷,昔日村鎮上的孩子們爭做色芯的盛況已不再,腦閣藝術的傳承和保護困難重重。

  近些年來,當地一直在推動腦閣的保護和發展。呼和浩特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在臘鋪村興建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土默特左旗腦閣傳習所”,每逢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有重大節慶活動,都會安排腦閣表演。2016年,臘鋪村建起了民俗文化館,村委會2021年在此館中專門開辟了腦閣展廳,把腦閣的演出服飾、道具等進行集中展覽展示。

  2019年,土默特左旗文化館組織了“傳承非遺文化 培育時代新人”為主題的非遺進校園活動,胡連剛、楊滿清、陳月喜等傳承人走進畢克齊中學等學校,向孩子們介紹腦閣,讓他們感受到傳統文化的魅力,也吸引了更多年輕人的關注。他們還編著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腦閣傳習講義》內部培訓資料,全面、系統、真實地記錄了腦閣藝術的技巧和發展等內容。

  畢克齊民間腦閣隊從1977年的15架腦閣、60多人參與發展到今天,已經是一支擁有24架腦閣、140多人參與的龐大隊伍。

  “我們是國家級非遺,不能斷鏈呀,我們一定得把傳承工作搞好。”胡連剛感慨地說,他的腦閣技法來源於父親和爺爺,如今,他又將自己的技藝傳授給兒子胡新龍,“讓年輕人學起來,把這門民間傳統藝術一代一代傳下去。”(記者 院秀琴 楊鑫)

(責編:張雪冬、劉澤)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