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針走線 巧手繡出新生活

2020年08月19日16:27  
 

經年累月的勞作,讓她們曾經柔軟的雙手粗糙而布滿老繭,讓人很難將各種精美的手工藝品跟她們聯系在一起。但正是這一雙雙寫滿辛勞的雙手,在飛針走線間,織就出一條脫貧奔小康的道路。

負責組織生產的55歲村民路二牡丹是合作社裡最年輕的成員。

“繡女”網上直播

“九石榴一佛手,守著親娘永不走。”

“獅子滾繡球,好事在后頭。”

“鯉魚穿蓮,年年有魚。”

在土右旗雙龍鎮壯丁營村(含興盛村)的手工布藝就業扶貧工坊展廳內,各式繡品整體地排列著。有繡著民間傳統圖案的繡花鞋墊,也有經過重新繪圖配色的繡花拖鞋,還有布藝拼接制作的耳枕、繡花抱枕、床旗、桌旗等。工坊內,手拿針線的繡娘們趕制著訂單產品的同時,聊著繡品上精美圖案的含義。

“合作社前兩天接了150雙千層底布鞋的訂單,大概能收入2.1萬元,你瞧大家的干勁多足。”負責組織生產的55歲村民路二牡丹是合作社裡最年輕的成員。為推廣合作社產品,對手機操作還算了解的她最近開通了快手直播。

邊直播邊做活兒,讓路二牡丹的直播間已擁有了幾千名粉絲,其中不乏來自包頭及周邊地區賦閑在家的女性。“通過我在直播間的介紹,她們中有不少人產生了加入合作社的念頭。”說話間,路二牡丹正通過手機仔細檢驗著東河區一名繡娘制作的千層底布鞋。

據了解,制作一雙千層底布鞋需要經過打襯子、開鞋底、開鞋幫、貼鞋面、搓麻繩、納底子、踏花樣、繡花、绱鞋、楦鞋十個步驟,其中僅納底子一項,繡娘們就需要來回縫制2600余針。路二牡丹預計完成150雙布鞋的訂單大概需要4個月,她說:“光指著我們村裡的人做不出來,所以我們也歡迎更多手藝好的繡娘加入。至於生產原料、設備設施都是由村集體經濟專業合作社負責統一採購,我們通過快遞把生產原料寄給外地的繡娘們,做好后她們再發回來。”

“做夢也沒想過,大家都會做的手藝活兒也能賺錢。”63歲的張有梨一邊忙著給手上的鞋面繡花一邊說,“過去我們這點手藝沒啥用,最多是在村裡人家結婚時,幫著繡點東西。自王剛書記來了以后,給我們弄了這麼個好項目,既不耽誤下地干活、做家務,還能賺錢補貼家用,多好呀。”

手拿針線的繡娘一邊忙碌一邊聊著繡品上精美圖案的含義

傳統技藝“復活”

王剛,市委政策研究室(改革辦)2018年2月1日選派至土右旗雙龍鎮壯丁營村的第一書記、駐村工作隊隊長。2014年,壯丁營村被定位為全市精准扶貧、精准脫貧項目村,由市委政策研究室定點幫扶。

“通過歷任駐村干部的不懈努力,壯丁營村的各項基礎設施建設改造已基本完成,所以我的工作重點就是幫助壯丁營村找到適合村情實際的集體產業項目。”王剛表示,入戶走訪、問卷調查成為他派駐到壯丁營村的第一件事。

針對入戶調查的結果,王剛為壯丁營村確定了“黨建引領+產業帶動+集體資產收益分紅+政策兜底”的脫貧模式,並牽頭制定了三年產業發展規劃以及重點產業項目。

通過協調金融機構為缺資金的貧困戶辦理金融扶貧小額信貸用於發展生產﹔組織開展“菜單式”扶貧,為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捐贈基礎母羊﹔支持因病致貧的弱勞力通過自種自養或托養方式發展庭院經濟,並幫助銷售獲利。王剛確定的四個脫貧模式中有三項早已在壯丁營村順利落地,唯有確定村集體經濟項目當時毫無進展。

“后來,我們通過與村民聊天,了解到雙龍鎮的婦女在長期生產生活中形成了刺繡、布貼、麻繩制作等傳統手工技藝,並且有一批民間刺繡藝人就活躍在壯丁營村及周邊村。”王剛說,為核實這一情況,他還帶著村干部拜訪民間藝人、發掘刺繡人才。

完成市場調研后,王剛編寫了詳細的項目實施方案。經全體村民代表大會討論,最終確定在壯丁營村發展傳統手工布藝工坊項目。

2018年,壯丁營村成立了“村黨支部引領,村黨員帶頭,村干部領辦,貧困戶參與”的村集體經濟專業合作社。由定點幫扶單位市委政策研究室(改革辦)捐贈資金5萬元用於項目建設。2019年5月,項目建成投產,並明確了產品品類為繡花鞋墊、繡花拖鞋、千層底布鞋、嬰兒虎頭鞋繡花鞋、耳枕、抱枕和床旗桌旗等七大系列。

“繡娘們的產品經專家評審達到質量標准后,由合作社全部按價回購。產品回購會平均每月組織召開一次,繡娘們是領取計件工資。”王剛表示,目前項目已實現銷售收入近4萬元,包括3名貧困人口在內的16名在村婦女和6名外出打工及陪讀的婦女通過居家靈活就業,實現了增收。而她們制作的產品已經通過市婦聯,成功進入到婦女手工文創產品銷售基地和線上商城。

下一步,合作社將繼續爭取各方支持,不斷提高布藝工坊產品制作技藝和豐富產品種類,持續拓寬產品銷售渠道,帶領更多婦女通過勤勞雙手繡出幸福生活。(記者 王璐 攝影 常靜)

(責編:劉澤、張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