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市場監督管理局明確了疫情防控期間11種從重處罰

2020年02月07日11:04  
 

近日,內蒙古市場監管局制定印發《內蒙古自治區市場監督管理行政處罰裁量權適用規則》,進一步規范行政處罰行為,明確了11種從重處罰的情形。在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期間有違法行為的,要求實施較重、較多的處罰種類或者較高的處罰幅度,罰款的數額不得低於罰款幅度的70%,規定可以並處的行政處罰必須選擇適用。

內蒙古自治區市場監督管理行政處罰裁量權適用規則

第一條 為了規范內蒙古自治區市場監督管理行政處罰行為,保障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依法行使行政處罰裁量權,保護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內蒙古自治區規范行政處罰裁量權基准辦法》等法律法規和有關規定,結合自治區實際,制定本規則。

第二條 行政處罰裁量權是指內蒙古自治區各級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在實施行政處罰時,根據法律、法規、規章的規定,綜合考慮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社會危害程度以及當事人主觀過錯等因素,決定是否給予行政處罰、給予行政處罰的種類和幅度的權限。

第三條 內蒙古自治區各級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及其管理的法律法規授權的組織以及依法委托的組織在依法查處案件過程中,就當事人違法性質的認定、法律依據的適用、行政處罰種類及其數額幅度的確定進行裁量,應當遵循本規則。

法律、法規、規章已經做出規定的,從其規定。

第四條 行使行政處罰裁量權,應當遵循以下原則:

(一)合法原則。依據法定權限,符合法律、法規、規章規定的裁量條件、行政處罰種類和幅度,遵守法定程序。

(二)公平原則。對於違法事實、性質、情節、手段、社會危害程度等主客觀因素相同或相近的、違法主體同類的案件,適用的法律依據以及作出的行政處罰的種類和幅度應當基本一致。

(三)過罰相當原則。以事實為依據,行政處罰的種類和幅度與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社會危害程度等相當。

(四)處罰與教育相結合原則。兼顧糾正違法行為和教育當事人,引導當事人自覺守法。

(五)綜合裁量原則。綜合考慮個案情況,兼顧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當事人主客觀情況等相關因素,實現法律效果、社會效果、政治效果的統一。

第五條 當事人同一違法行為同時違反了不同法律規范,在選擇適用時應當遵循下列原則:

(一)法律規范效力不同,相互之間不抵觸的,可以適用效力低的法律規范﹔相互之間規定不一致的,應當適用效力高的法律規范﹔

(二)法律規范效力相同,按照新法優於舊法、特別法優於一般法的原則,並兼顧適用“從舊兼從輕”原則﹔

第六條 內蒙古自治區各級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行使行政處罰裁量權時,應當綜合考慮違法行為的以下情節或者裁量因素進行裁量:

(一)當事人是否主觀故意﹔

(二)違法行為和違法生產經營產品的危害后果﹔

(三)初次違法還是再次多次違法﹔

(四)違法行為侵犯的對象和持續時間的長短﹔

(五)涉案產品的數量、貨值金額﹔

(六)當事人的悔過表現、採取的措施及改正效果﹔

(七)政策、標准是否變化﹔

(八)其他應當考慮的情節或裁量因素。

第七條 本規則所稱不予行政處罰、減輕行政處罰、從輕行政處罰、從重行政處罰是指:

(一)不予行政處罰,是指因法定原因對特定違法行為不給予行政處罰。

(二)減輕行政處罰,是指適用法定行政處罰最低限度以下的處罰種類或處罰幅度。包括在違法行為應當受到的一種或者幾種處罰種類之外選擇更輕的處罰種類,或者在應當並處時不並處﹔也包括在法定最低罰款限值以下確定罰款數額。

(三)從輕行政處罰,是指在依法可以選擇的處罰種類和處罰幅度內,適用較輕、較少的處罰種類或者較低的處罰幅度。

(四)從重行政處罰,是指在依法可以選擇的處罰種類和處罰幅度內,適用較重、較多的處罰種類或者較高的處罰幅度。

第八條 從輕行政處罰、從重行政處罰的罰款幅度分別按照下列方式計算:

從輕行政處罰:[法定最低處罰金額+(法定最高處罰金額-法定最低處罰金額)×30%]以下至法定最低處罰金額,以下包含本數﹔

從重行政處罰:[法定最高處罰金額-(法定最高處罰金額-法定最低處罰金額)×30%]以上至法定最高處罰金額,以上包含本數。

第九條 當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依法不予行政處罰:

(一)不滿十四周歲的人有違法行為的﹔

(二)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認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為時實施違法行為的﹔

(三)違法行為輕微並及時糾正,沒有造成危害后果的﹔

(四)除法律另有規定外,違法行為在二年內未被發現的﹔

(五)其他依法應當不予行政處罰的。

第十條 當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行政處罰:

(一)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有違法行為的﹔

(二)主動消除或者減輕違法行為危害后果的﹔

(三)受他人脅迫有違法行為的﹔

(四)配合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查處違法行為有立功表現的,包括但不限於當事人揭發市場監管領域重大違法行為或者提供查處市場監管領域其他重大違法行為的關鍵線索或証據,並經查証屬實的﹔

(五)其他應當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行政處罰的。

第十一條 當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依法從輕行政處罰﹔當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並且沒有造成危害后果的,可以依法減輕行政處罰:

(一)違法行為輕微的﹔

(二)主動停止違法行為的﹔

(三)及時採取糾正措施的﹔

(四)積極配合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調查,如實陳述違法事實並主動提供証據材料的﹔

(五)受他人誘騙實施違法行為的﹔

(六)在共同違法行為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

(七)當事人有充分証據証明不存在主觀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

(八)當事人因殘疾或者重大疾病等原因生活確有困難的。

第十二條 當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依法從重行政處罰:

(一)違法行為造成他人人身傷亡或者重大財產損失等嚴重危害后果的﹔

(二)在發生自然災害、事故災難、公共衛生或者社會安全事件期間實施違法行為的﹔

(三)故意生產、銷售危及人身、財產安全的產品的﹔

(四)隱藏、轉移、變賣、損毀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依法查封、扣押的財物或者先行登記保存的証據的,市場監管部門已依法對上述行為進行處罰的除外﹔

(五)偽造、隱匿、毀滅証據的﹔

(六)被責令停止實施或者被糾正違法行為后,繼續實施違法行為的﹔

(七)同一性質的違法行為受過刑事處罰,或者一年內因同一性質的違法行為受過行政處罰的﹔

(八)教唆、脅迫、誘騙他人實施違法行為的﹔

(九)阻礙或者拒不配合行政執法人員依法執行職務或者對行政執法人員打擊報復的﹔

(十)不按照規定及時報告安全事故信息致使危害擴大的﹔

(十一)其他可以依法從重行政處罰的。

第十三條 法律、法規、規章規定可以並處的行政處罰,從輕行政處罰或者減輕行政處罰時不選擇適用,從重處罰選擇適用。

第十四條 案件調查終結報告、行政處罰決定書除載明規定事項外,還應當從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主觀過錯、手段、后果等主觀及客觀方面說明不予、從輕、減輕、從重行政處罰的理由。

第十五條 本規則及按照本規則制定的裁量基准不直接作為行政處罰的法律依據。

第十六條 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在執法監督時,發現行政處罰裁量違法或者不當的,應當及時予以糾正。

第十七條 本規則自印發之日起施行。《自治區工商局關於修訂行政處罰自由裁量權適用規則和執行標准(試行)的通知》(內工商法字〔2017〕7號)、《關於印發〈內蒙古自治區質量技術監督行政處罰自由裁量規則〉的通知》(內質監政發〔2017〕43號)、《內蒙古自治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關於印發〈內蒙古自治區食品藥品行政處罰裁量權適用規則〉的通知》(內食藥監〔2017〕189號)同時廢止。

(自治區市場監督管理局)  

(責編:劉澤、張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