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沙七十載 逐夢再出發

2019年08月21日09:41  來源:巴彥淖爾日報
 

治沙七十載 逐夢再出發

 

推進烏蘭布和沙漠治理,關系到西北乃至全國的生態安全,對建設我國北方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具有重要意義。

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近年來,巴彥淖爾市堅決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發展理念,保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使烏蘭布和沙漠披綠生金,煥發出勃勃生機。

 

 
 

造林綠化七十載 沙漠披綠裝

 
 

 

 

“當時的烏蘭布和沙漠幾乎就是不‘木’之地。磴口縣東臨黃河,其余三面環沙,頻繁遭受風沙、洪水災害。沙進人退,不少村庄因為流沙的侵害遷移四散。”

 
 

磴口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姜吉榮向記者這樣描述70年前磴口縣的沙害。

治沙老照片

 
新中國成立前,磴口縣境內烏蘭布和沙漠綠化覆蓋率僅為0.04%。就是在如此惡劣的條件下,磴口縣始終和沙漠作斗爭。
 

新中國成立后,1950年起,磴口縣在烏蘭布和沙漠邊緣南起劉拐沙頭,北至四壩下西閘與杭錦后旗交界處營造了一條161公裡長、500米~1000米寬的防風固沙林帶。

 
姜吉榮說:
 
 

“防風固沙林帶的建成,在磴口人的生態治沙史上樹立了豐碑。多層次、多樹種的寬林帶,把當地老百姓稱之為‘黃龍’的流沙阻截在了林帶的西側,過去的‘沙進人退’變成了‘人進沙退’,有民謠為証 :東靠黃河西靠沙,造林育草好辦法,苦戰五年‘黃龍’伏,綠樹叢中有人家……”

 
姜吉榮是土生土長的磴口縣人。在他的記憶中,小時候,看見像是要下雨,村裡就號召人們去沙窩裡栽樹。村民把柳樹、紅柳削成樹栽子,栽進沙丘中間的窪地,希望這些樹栽子借雨水的滋潤生根發芽。
 

 

柴草網格壓沙

 
1985年,姜吉榮中專畢業,因為學的是治沙專業,他被分配到磴口縣林業局林業工作站工作。那時候,沙地中沒有路,也缺少車,全靠人力肩扛手抱把樹栽子帶到沙地中去栽種。
 
 

“和沙漠作斗爭成了磴口人民的責任和使命,全民義務植樹成了傳統。”

 
 
姜吉榮說。
 
今年39歲的何文強是磴口縣防沙治沙局業務股股長,在治沙戰線上已經工作了十幾年。他說,烏蘭布和沙漠在2000年以后才進入了全面治理階段。
 

何文強也經歷過完全靠人力栽樹的階段,把樹苗背到沙丘中,一個人一天隻能栽2.5畝,栽完后再打井澆水。后來,200余公裡的穿沙公路建了起來,沙丘中的作業路也一條條建起來,治沙條件一年年好轉。再后來,現代化造林手段得到廣泛運用,造林速度和效率飛速提升。

治沙對比

 
進入新世紀,磴口縣在防沙治沙、沙區開發上創新思路,把防沙、治沙、用沙有機結合起來,尤其是近年來,磴口縣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發展理念,在沙區治理上,通過“飛封造”(即飛播造林、封沙育林、人工造林)並舉,生物措施、工程措施並用的方式,先后實施了三北防護林工程、退耕還林(還草)工程、天然林資源保護工程、京津風沙源治理二期工程等一系列國家重點生態建設工程,同時千方百計“筑巢引鳳”,實施了日本海外協力銀行貸款植樹造林項目和風沙源治理項目、韓國援助治沙造林項目等外國援建項目,烏蘭布和沙漠綠化率逐年提升,生態環境有了明顯改善。

資料顯示,1984年,磴口縣沙塵天氣日數為146天,2016年減少為31天,現在繼續呈下降趨勢﹔烏蘭布和沙漠向黃河的推進同樣放慢了腳步,由以前的年平均推進12.64米,減為8.39米、3.28米,2013年至2015年間,沙丘每年向黃河推進1.87米。昔日肆虐橫行的“黃龍”,已被科技治沙這把“金鎖”牢牢鎖住。

 
 

探索產業治沙新路徑 沙害變沙利

 
 

 

走進烏蘭布和沙漠綜合治理防沙林場項目區,路兩邊的防沙林綠樹成蔭、茂密繁盛,站在高處望,成片的綠色植被隨風輕舞,頗為壯觀。

“造林都是沿路向沙丘中間推進。項目區有的地方的林帶寬度已經達到了10公裡,我們所在的地方,林帶寬度也有1.5公裡。”

 
 
何文強介紹說,
 
 

“這裡最高的梭梭差不多有3米高,應該長了十幾年了。現在,梭梭附近都種植了肉蓯蓉。”

 

現在的烏蘭布和沙漠,多起來的不光是綠色植物——防風林帶沿線,萬畝光伏產業園、仁創沙漠水稻基地、洪濤有機山藥園、諾民有機葡萄園、王爺地肉蓯蓉基地、聖牧高科有機牧場、萬泉湖旅游區等一處處生態綠洲分布在大漠腹地,讓昔日黃沙漫漫的烏蘭布和沙漠呈現出勃勃生機的同時還有效推動了當地經濟發展。

 

“經過治理改造,烏蘭布和的生態環境有了很大變化,降水明顯增多。”

 
 
聖牧高科草業負責人黃永強說,
 
 

“生態環境的改善,與聖牧高科22萬畝草場、9000多萬棵樹木及11個平均面積五六萬平方米的蓄水池有很大關系。”

行走在聖牧高科草場,目之所及,是一片片圓形的苜蓿、青儲玉米、燕麥草等種植區,平均每片佔地800多畝。

“這些植物,不僅起著重要的防沙治沙作用,還是聖牧高科10萬多頭奶牛的口糧。”

 
 

黃永強驕傲地介紹道,聖牧高科現有牧場23個,每天的鮮奶產量為1350噸。

 
先治沙,后建廠,是聖牧高科的發展思路。2010年,聖牧高科在烏蘭布和動工建廠,沙漠裡無水、無電、無路,工人們坐在鏟車的鏟斗裡出行,住的帳篷經常被黃沙掩埋,吃東西必須“囫圇吞棗”以避免沙子磕牙,睡覺得將口鼻、耳朵圍住防止塵土鑽入……短短幾年,公司硬是在沙漠裡開辟出600平方公裡綠洲,生產出了全程有機的牛奶,遠銷全國各地。

在沙漠腹地的耀升農庄周圍,道路、田畔到處都是挺拔的白楊。遠遠望去,高的楊樹,矮的梨樹、杏樹……農庄裡滿眼都是喜人的綠色,讓人忘記身處沙漠中。

 

“每年我這裡的純收入能達到100萬元以上,效益挺好的!”

 
 
磴口縣沙金蘇木巴音溫爾嘎查的農民劉耀宗指著自己的農庄對記者說,
 
 

“我現在有近600畝林地,包括200多畝梭梭、100畝果樹、200多畝楊樹,還有1400多畝良田。今年除100畝種了葵花,其余的都種了玉米。”

近年來,巴彥淖爾市、縣兩級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發展理念,在烏蘭布和沙漠治理方面調整思路,按照錢學森“多用光、少用水、新技術、高效益”的沙產業理論,在保護生態環境的前提下,緊緊抓住生態保護和產業發展的結合點,積極探索產業治沙的新路子,全面實現生態改善、經濟發展的戰略構想。在加強沙區水、電、林、路等基礎設施建設的同時,積極制定優惠政策,全面承接產業轉移和招引社會資本投入烏蘭布和沙漠生態保護和沙草產業的發展,逐步走出一條堅持沙區生態環境保護不動搖,生態效益與經濟效益並重的發展新路子。

目前,烏蘭布和沙漠已引進蒙草、民晟等19家企業,開展以生態治理為前提、合理發展沙區經濟的開發活動,進行生態治理建設。依托中電投、國電、青島昌盛等龍頭企業,規劃建設佔地6萬畝、裝機容量1000兆瓦的太陽能光伏生態治理示范基地。同時,在光伏下發展設施農業、畜禽養殖、水產養殖等特色產業,加快推進一、二、三產融合發展。先后與北京大學、中國農業大學、內蒙古大學等多家高校和科研院簽署合作協議,開展產、學、研合作,合作開發肉蓯蓉資源。依托諾民、帝泰等龍頭企業,積極發展經濟林果業,加快調整優化農牧業種植結構,實現了生態治理與種養殖相結合、與光伏產業相結合、與中草藥種植相結合、與經濟林果相結合、與新技術相結合、與旅游產業相結合。

昔日沙害,已經成功變為沙利。烏蘭布和沙漠治理,實現了生態效益、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的有機統一。2018年,磴口縣沙產業產值達到3.3億元。

進入新時代,巴彥淖爾市防沙治沙方興未艾。2018年8月,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批准增設7個地區為全國防沙治沙綜合示范區,巴彥淖爾市位列其中。

2019年4月,市政府常務會議審議通過《巴彥淖爾市防沙治沙綜合示范區規劃》。通過防沙治沙綜合示范區建設,巴彥淖爾市將形成生態治理、綠色發展與鄉村振興三位一體的“巴彥淖爾綠富同興新模式”,為西部欠發達、生態脆弱地區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實現綠色可持續發展提供持續性示范作用,成為國際著名的產業治沙示范基地。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隨著防沙治沙各項措施的落地,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畫卷正在烏蘭布和沙漠徐徐展開。

 

 

來源:《巴彥淖爾日報》


巴彥淖爾日報記者:黃景蓮

圖片:高曉龍鮑艷媚楊曉軍胡東育閆巍

制圖:呂珂慧

(責編:劉澤、張雪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