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初心綻芳華

——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獲得文華大獎紀實

2019年06月18日09:42  來源:內蒙古日報
 

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精彩瞬間。記者 王磊 攝

龍梅、玉榮落淚了。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把她們帶回到55年前的那個暴風雪之夜。

觀眾流淚了,這部舞劇勾起了一代代人共同的記憶。

查和日瑪和查蘇娜哭了,在舞台上塑造龍梅、玉榮的三年裡,“草原英雄小姐妹”已經印刻在她們的心裡,她們學習英雄、演繹英雄,現在終於懂得了英雄的真正含義……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內蒙古藝術家們以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引領,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給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隊員回信精神,給黨和人民交上了一份滿意的答卷。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為內蒙古文藝帶來了高光時刻,並帶領觀眾穿越時空,回歸初心。

力量的源泉在哪裡——不變的信仰是不斷前行的動力

在內蒙古藝術學院,參演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的演員們已經回歸了課堂,正在補因為比賽落下的課程。“查和日瑪不再是以前的查和日瑪了!”舞劇中龍梅扮演者查和日瑪對這個說法心領神會。從演“小草”到演龍梅,她完成了一次化繭成蝶的蛻變。

三年前,內蒙古藝術學院烏蘭牧騎舞蹈團的108名成員開始了舞劇的創排。演員們飽含著對事業的那份熱愛,將烏蘭牧騎精神貫穿整台劇目。

三年前,主創團隊帶著新時代文藝工作者的責任使命,踏上了從“高原”走向“高峰”的征程:38次的創作修改和研討,5個版本的打造,42場演出,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歷經艱苦而又美好的孕育過程,終於填補了自治區在文華大獎領域的空白,實現了零的突破。

三年裡,從草原到北京,從“荷花獎”到文華大獎,記者見証並記錄了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不凡歷程。眾所周知,文華獎是對我國近年文藝創作最高規格的檢閱,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強調,文藝工作者要勇攀“高峰”。

總書記給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回信指示精神也鼓舞著大家。作品的成功得益於自治區黨委、政府的政策扶持,自治區黨委宣傳部等相關部門的大力支持,這份光榮屬於奮進中的全區文藝戰線。

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馮雙白曾評價,《草原英雄小姐妹》在舞劇創作的歷史上具有開拓意義,舞劇選材既大膽又有意義,通過生動的藝術形象,歌頌了社會主義建設時期以愛國主義和集體主義為精神引領的英雄行為。

文華大獎是文化和旅游部設立的國家專業舞台藝術政府最高獎項,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獲此殊榮,是內蒙古為打造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精品力作而進行的成功探索與實踐。

登頂“高峰”靠什麼——精品之所以“精”,就在於其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

6月6日,在呼和浩特舉行的創作交流會上,當一個個主創團隊代表上台發言,大家都哽咽著久久說不出一句話。想一想每次演出后,演出服被汗水浸透,必須用風扇才能吹干﹔想一想台下三年多來各個身兼數職、常年無休的劇組成員﹔想一想身患胃癌,在創排期間做了胃部全切手術的導演……“草原英雄小姐妹”的精神,無時無刻不在激勵著烏蘭牧騎舞蹈團的每個人。三年多來,劇組全體成員打下了“獻禮自治區70周年”、勇奪“荷花獎”、摘得文華大獎桂冠三大攻堅戰。

55年前,龍梅和玉榮跟暴風雪搏斗了24個小時。查蘇娜接到扮演玉榮的任務時,正在讀大學二年級,19歲的她面臨最大的挑戰是把自己變成9歲的玉榮,每場排練對她來說都是一場“暴風雪”。

“大浪漫”是小姐妹出場舞段,四分鐘的表演排了整整三個月,演員們不停地在絕望和希望中搖擺,感覺到史無前例的迷茫和焦慮。創排剛剛開始,已經有人質疑:照這樣的進度,在一年之內舞劇能排出來嗎?

還有一個月就要進行“荷花獎”的評比,龍梅的扮演者出國了,臨危受命的小演員當時就被嚇哭了。

備戰“荷花獎”期間,為了精益求精,導演趙明決定重排一半的戲份。看著舞台上羸弱的導演,演員們忍不住在台上掉淚,導演愛人在台下默默流淚。不眠不休的工作,趙明突發腸梗阻住進了醫院,對於一個胃部全切的患者來說,腸梗阻意味著更多凶險。當編劇趙林平看到病弱的導演渾身插滿管子躺在病榻之上,作為舞劇的發起人,她終於崩不住了,任淚水奪眶而出。一路沖過千難萬難的她,第一次感到后悔。

困難就像暴風雪一樣接踵而至,主創團隊團結一致走過一個個至暗時刻:“大浪漫”舞段成為最美的出場,舞劇相繼摘得“荷花獎”和文華大獎。英雄是時代的輝煌、歷史的記憶,是一個民族最閃亮的坐標。“草原英雄小姐妹”的精神最終成就了這部從“高原”走向“高峰”的扛鼎之作。

積跬步,至千裡。近兩年,自治區加強頂層設計,出台規范性文件,每年投入4000萬元作為精品劇目創作扶持資金,國家藝術資金資助內蒙古項目共計85個。

“草原英雄小姐妹”的精神要怎麼傳承——堅守藝術理想 用精品力作為時代培根鑄魂

在上海保利大劇院,物業工人已經記住了烏蘭牧騎舞蹈團,因為沒有哪個文藝團體入場那麼早,排練次數那麼多。無論多累多苦,演員們看到化妝間裡的龍梅和玉榮,都不敢叫苦叫累。因為一個半小時的舞蹈,困難再大、流汗再多,也不可能超越龍梅和玉榮與暴風雪搏斗的24個小時。

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主題是講述55年前的故事,但時代感體現得卻非常強烈,社會責任感貫穿始終。傳承什麼和如何傳承,這部舞劇以藝術的手法給予了明確的回答。

烏蘭牧騎舞蹈團進行了一場又一場的演出,精湛的表演撥動了觀眾的心弦。“老”故事在保持豐厚歷史底蘊的同時煥發出新光彩,走進了當代青少年的內心。

三年多的時間,表演團隊成員都被“草原英雄小姐妹”的精神感染著,演繹英雄的人,都有了英雄的情懷。導演趙明臥床修養時曾深有感觸地說:“55年前,還是個孩子的龍梅和玉榮,為保住集體羊群,以頑強的毅力、不屈的精神與肆虐的暴風雪抗爭並最終戰勝暴風雪,我為導好這部紅色經典為什麼不能和病魔斗爭並戰勝病魔呢?”舞劇弘揚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精神,並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到創作和演出的每一個環節,也體現了新時代文藝工作者應有的責任使命和擔當。

三年多來,薩楚日娜在舞劇中扮演小羊,“草原英雄小姐妹”的精神已經融入到她的血液裡。如今,薩楚日娜馬上就要畢業了,她最大的理想是成為一名教師,並通過言傳身教把這種精神一代一代傳遞下去。

創作交流會上,對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給予大力支持的自治區文化和旅游廳、自治區黨委高校工委、自治區教育廳的代表們為主創團隊獻上了鮮花。烏蘭牧騎舞蹈團的演員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這三年來,他們發揚烏蘭牧騎精神,刷新了內蒙古舞台藝術新高度,以藝術的形式為“草原英雄小姐妹”樹立起一座豐碑。如今,站在文華大獎的領獎台上,他們成了新時代的“草原英雄小姐妹”。

55年前,龍梅、玉榮的名字閃耀在共和國的英雄譜上﹔55年后,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成為自治區舞台文藝奮進新時代的最強音。文華大獎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內蒙古文藝工作者將不忘初心、砥礪前行,重整行囊再出發!(記者 趙丹 包薩茹拉)

【短評】

真正的藝術精品就像陽光,照射到每個人的心靈深處,能夠起到激發感悟、提振精神、啟迪智慧的作用。我區原創民族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就是這樣的一部精品力作。

舞台上草原小姐妹舍身救護集體羊群的故事催人淚下、震撼心靈,而舞台背后全體演職人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拼搏精神,同樣感人至深。《草原英雄小姐妹》帶我們重溫經典,更讓我們看到:這不忘初心、勇於擔當的精神永遠不會過時,這激揚的英雄贊歌永遠在草原上傳唱。

《草原英雄小姐妹》中的100多位演員全都是內蒙古藝術學院烏蘭牧騎舞蹈團的成員。正是不斷繼承發揚烏蘭牧騎精神,深入實踐、深入生活、深入群眾,與人民的喜怒哀樂、社會的發展進步同頻共振,才創造出《草原英雄小姐妹》這樣的精品。新時代,大力弘揚踐行烏蘭牧騎精神,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才能推動自治區文藝更快地從“高原”邁入“高峰”,讓生動的文藝之美閃耀草原大地。

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最能代表一個時代的風貌,最能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站在新的起點上,讓我們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文化建設的重要論述,不忘初心,砥礪前行,努力創造出更多無愧於時代的優秀作品,用我區文藝繁榮發展的優異成績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安華祎) 

(責編:劉澤、張雪冬)